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60粉点文.安清】你于我,非同一般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 @不真实的真实 点的安清吧qwq
写到后面大脑罢工……………

现代paro,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原本写了一大半后面发现写得太狗血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全部删掉重写了写一篇,可是还是……【捂脸跑】
其实我自己我看不出大魔王属性在哪,,实在不行放假回来再重码吧………………

一个点文能拖那么久也就我能做到吧……






观看慎重啊!

OK请往下↓

00

在东京的某高中内无人不知大和守安定这个名字。

大和守安定,剑道部王牌,成绩也不错,就是性格有些奇怪。而且不能乱惹。

如果你不小心惹毛他,赶紧跑到学校的天台去找一个名叫加州清光的人。

加州清光是大和守安定的青梅竹马,是目前少数能镇住大和守安定的人之一。
加州清光很好认。红围巾,涂着红色指甲油,还留着一根小辫子。

不过,找加州清光要注意你的语气,否则大和守安定会用竹木刀把你戳成蜂窝。





01

加州清光有社交恐惧症,这是包括大和守安定在内的少数人才知道的事情。

别看加州清光平时和同学一副融洽相处的模样,但实际上每次有同学和他说话时他都紧张得要死,额上冷汗直冒。

所以仔细观察你也能发现,
加州清光从来不轻易和别人搭话,别人和他搭话的话,话题也会在不知不觉间被他带入终结。

这就是为什么人家常年占着年级第一的宝座的原因,智商高啊,随随便便在短时间内把话题带入终结你也不知道,等你反应过来时人家早就跑远了。

但是,如果你要因为这种事情找人加州清光的麻烦的话,那可要慎重考虑了。

当初, 学校里的某些不怕死的学生在上游泳课时“不小心”把加州清光撞到泳池里,后来大和守安定当场黑化,打得他们差点当场跪下叫他爷爷。







“清光~今晚帮我去书店买新出的jump好不好~”

大和守安定转过身,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的拜托模样。若是换作别人早就答应了,但身为他的青梅竹马的加州清光可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地上当。

“不去。我听堀川说你们社团今天又没有训练,你干嘛不自己去?”

加州清光的话刚说完便看到了大和守安定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啊啊!堀川啊!你干嘛要告诉他啊!!

纠结了一番之后大和守安定决定老实交代。

“其实你也知道的,一个月后我们就要去参加比赛了嘛,这也是一期前辈他们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了,所以我们这些有比赛任务的人就决定加练………”

说到这的时候他抬眼看了眼加州清光,发现对方拿着一本书正在看,发现自己停了还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去你大爷啊加州清光!在他大和守安定面前装什么大爷啊!

“嗯?”

发现对方停了下来,加州清光抬起头,

“就这样?”

这回大和守安定愣住了,若是换作平时,这丫早就答应了,但今天居然不为所动啊,奇怪,太奇怪了。

“好了,我要走了哟。”

说罢加州清光拿起书包就要走,而大和守安定就直愣愣地看着人跑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偌大的教室只剩下他一个人。

奇怪,我又哪里惹到他了?

大和守安定一边这么想一边慢吞吞走向剑道部的训练场。

当众人看到半个灵魂出窍大和守安定飘到训练场时便知道:

——啊啊啊,这家伙又被自己的青梅竹马给甩了吧。

“嘛嘛,毕竟清光和其他人不一样嘛,可能他不吃平常人那一套啦,别太伤心啦。”

剑道部现任部长,人送外号“搞事王”的鹤丸国永一把跳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但却换来了大和守安定的一记眼刀。

“得了吧,少给我来这套。”

大和守安定一把拍开他的手,拿出自己的竹木刀,找了小角落开始浑身冒黑气地热身。

本来大和守安定就是一个可怕的存在,现在这种样子,更没人敢靠近他了。

当然,也有不怕死的。比如刚刚火上浇油的鹤丸国永。





02

“呀,加州君,又来买指甲油吗?”

站在门口的女生冲他招了招手,出声调侃道。

“不,这回不是。”

加州清光摇了摇头,然后走进了店里。

在店里逛了逛,最后一本浅蓝色的笔记本映入眼帘。

“哦呀呀,好漂亮的笔记本啊,送给女朋友吗?”
结账的时候女店员那灼热的眼神看得他浑身不舒服。
有些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之后他飞速付好钱然后拿着笔记本如同逃命一般逃离了那家精品店。


那家伙的生日刚好在比赛结束的后一天。虽然他觉得送笔记本给那个家伙有点奇怪,但是说来也奇怪,当他看到这本笔记本脑中下意识闪过那家伙的面孔。

很不可思议呢。

天色渐晚,看了看不远处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后他觉得跑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气喘吁吁地跑回家,发现家里的灯还没有打开。

那家伙还没有回来吗?

将手中的笔记本拿回房间后他便开始着手做起今晚的晚餐,途中经过客厅时还把某个笨蛋要的jump扔到沙发上。

“啊啊,累死了!”

大和守安定拿起书包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鹤丸国永走到他身旁将手搭上他的肩,笑嘻嘻道:“回去小心点,不然被家暴就不好了。”

大和守安定当场愣住,等他反应过来时鹤丸国永已经跑远了。
他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每个人都这么觉得啊,明明清光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吧。

“啊啊啊!好烦啊!”




03





“大和守君~起床了哟~”

加州清光有些无奈,这家伙,明明今天下午他们就要启程去隔壁市为比赛做准备了,这家伙,居然还在睡。

“再5分钟就好了…拜托啦清光……!”

大和守安定一把拉过被加州清光掀开的被子,蒙上头打算接着睡,而加州清光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


他再次掀开被子,将手伸向大和守安定的某个部位………………









































































































































































“啊哈哈哈哈!清光快停…停下来!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

看着大和守安定貌似已经清醒,加州清光才决定停手。

大和守安定怕痒,特别怕别人挠他的腋下。和他一起长大的加州清光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从小到大,每次大和守安定赖床就用这一招,屡试不爽。

大和守安定坐在床上,双目无神,呆愣愣地看着房门口。

加州清光在把他叫醒之后就离开了。转头看向窗外,然后看了看床头已经指向“11”的闹钟,

“啊啊啊啊!已经这个时候了!”

今天是周末,加州清光不喜欢出门,周末一般宅在家。

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加州清光一脸“我在看ZZ”的表情看着跑上跑下的大和守安定。

也不知忙了多久,当看到放在门口的大背包和直接摊在地上的大和守安定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大和守安定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后慢吞吞地起身拿过一旁的大背包准备出发。

“路上小心,比赛加油哟~”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加州清光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倚在不远处的墙边,嘴角微微上扬。

“当然的!”

大和守安定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之后便离开了。

加州清光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脸上已经浮上一丝可疑的粉红。




04



比赛结束了。

他们不负众望地获得了第一。
毕竟有大和守安定这种人物的存在,光是站上赛场冒个黑气都足以让对方抖三抖。

然而大功臣却不开心。

“安定,是身体不舒服吗?”

发现了友人对于庆功宴兴致不高,身为大功臣还自己跑出来乱晃。
堀川国广看了一眼大和守安定便知道对方在为何烦恼了。

“想清光了?”

这句话一出,大和守安定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弹了起来。
“怎怎怎么可能啊!”

而堀川国广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浅葱色的眸仿佛看透了一切。
“你们就不能像我和国广一样坦率点吗,真是的!”

和泉守兼定不知何时从开庆功宴的餐厅里出来了,只见他一手搭在堀川国广身上,一手指向自己,

“坦率一点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



背着自己的大背包走在回家的路上,脑里全是和泉守兼定的话。不知不觉也走到家门前。

房子里并没有开灯,也到处没有加州清光的身影。
是出去了吗?

困意渐渐漫上大脑,上下眼皮已经忍不住想要相聚,反正那家伙回来也会叫醒自己,所以他索性直接躺到沙发上补觉。

加州清光回到家的时候便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大和守安定。
微微松了口气后他轻手轻脚地走上楼把身后的包里东西拿出来后便又下楼了。

加州清光也不知道自己前几天是乱吃了什么东西,竟然搞出胃炎。若不是那天领居看到了晕倒在后院的他……后果会怎样他也不知道呢。

今天中午接到了堀川国广的电话说他们比赛已经结束今天回来,所以不久前他才急急忙忙办了出院。要骗过那些护士可花费了他不少精力呢。

“啊…你回来了?”
“嗯。”
加州清光说着便向厨房走去准备晚饭。

坐在沙发上纠结了半天,最后他便决定了要和对方表明心意。

“呐,清光…”

“嗯?什么事?……啊,有事可以一会再说吗,你现在挡到我了。”

大和守安定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纠结了半天,没想到刚踏出第一步就失败了。

看着大和守安定有些凄凉的背影,加州清光莫名地想笑。




“安定~过来吃饭…”

突然传来的绞痛让他险些无法站立,额上冷汗直冒,他用右手按住不安分的胃,刚想直起腰却是眼前一黑,跌倒在地。

听见厨房里的大动静之后大和守安定急忙跑过来便看到了失去意识的加州清光。对方的脸上毫无血色,漂亮的眉拧在一起,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清光!喂…清光!”

他过去一把抱起友人,而在他起身的瞬间便有东西从加州清光的衣袋中掉出来。

——是市医院的病历本。

填写日期是他刚开始比赛的那一天。

大和守安定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05

“您是加州君的家人吗?”
年轻的护士从病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单子。


“啊、是的。”

“要记得看好他,他可真乱来,还没好就出院了,他现在还在发着低烧,麻烦您不要让他乱跑。”
小护士边说着便在表上写着些什么,然后把表递给他后便离开了。

进到病房里发现加州清光已经醒了,他将手里的表放到一边,坐到病床上,湛蓝色的眼直直看向把头偏向一边的人。

“胃炎,怎么搞的?”

大和守安定声音的温度比平时低了几分,而话一出口他又觉得这样子和对方说话肯定不会得到任何回答,说不定惹毛他,于是乎他又道:“你这样我会担心的。”

而病床上的人那瘦弱的身躯微微一颤,良久对方才转过头来。

“我也不知道啊。”

一开口就是满满的委屈,让大和守安定的大脑再次当场当机。

“你在逗我吗?”

“哪敢。”

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摊上了这么个青梅竹马肯定是因为自己上辈子欠他的!

………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味,两人就这么一站一趟僵持着,不知多久后,大和守安定率先投降。

“你饿了没,我去给你买点粥?”

只见加州清光摇了摇头,一把拉住他,“不,我不相信安定的口味。”

有时候大和守安定真的会怀疑加州清光的社交恐惧症是装出来,这个平均5分钟损他一次的人哪里像有社交恐惧症了!

但当他将视线再次转回病床上时发现病床上的人将自己埋进了被子中,唯独一只白皙的手臂露了出来。

“安定…哪都别去好不好……”

加州清光的声音穿透被子传进他耳中的话语有些模糊,但他还是很好地听到了。

“好。”

06





“所以那天晚上啥都没发生?!”
和泉守兼定那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吓得大和守安定赶紧捂住他的嘴。

“你能小声点吗?”

和泉守兼定被他这怂样逗乐,“你再这样下去,清光可就被人抢走了哦,我看隔壁班的泽野好像……”

“他敢!”
大和守安定微眯起眼,湛蓝色的眼中闪耀着危险的光芒,看得和泉守兼定不禁打了个冷战。
“怎么你一碰到清光的事情就开始黑花了?”和泉守兼定小声嘟囔道。

而大和守安定还是听到了。他身子微微前倾,视线刚
好对上和泉守兼定那浅葱色的眼。

“因为清光是我的!”

即使现在还没和他告白,不过他迟早是我的!


某大魔王的内心OS。

——————————End

碎碎念:不敢再看【捂脸】

我决定这篇放假之后我要重新码!

评论(3)
热度(37)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