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阳春白雪不及君所在处 01

重码当初的古风安清……
改掉了一些设定,但总体没啥变化……
理完这篇的大纲之后我发觉这篇也可以很快结束呢嗯嗯

然而我还是要坑诶嘿Ծ ̮ Ծ









01

初春的河水有些冰凉,甚至是刺骨,每当这时,沉默了一个冬天的鸟儿便开始与河水共鸣,在有些人听来是天籁之音,有些人听来却是分外扰耳。

离开了那个国家已有些时日,现在的生活虽比不上从前,却也逍遥自在。

一阵微风拂过,大和守安定不禁打了个冷战。
他推了推靠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的家伙,
“清光,快点起来,我饿了。”
那个家伙慢慢睁开眼,有些迷茫地看了大和守安定一眼,闭上眼睛继续睡。


无奈之下,大和守安定决定使出“绝招”了。
“哈哈哈,大和守安定,快点停下来,哈哈哈哈哈……”
看着他似乎已经清醒了,大和守安定决定停手,然后用着十分委屈语气道:“清光啊,快去做饭吧,我好饿啊,要是我饿死了,以后谁养你啊。”说罢一副抹泪状。

加州清光有些嫌弃地推开他,“你少恶心我了,要是我被你恶心死了,你就等着饿死吧。”
“没事没事,你被恶心死后大不了以后我去镇上吃饭好了。”
听他这么说,加州清光不乐意了,直接停下了走向厨房的脚步,“那好,那你去镇上吃吧,我接着睡了。”说罢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向房间走去。
“别啊,清光,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略带哭腔,加州清光回头一看,便被那双含泪的水蓝色双眼打败了。

他举起双手,“好了好了,我投降。”说罢朝着厨房走去,脸上不觉的浮上一丝浅笑。







————————————————————————



近来,朝廷内有一件事传得很火——新任的大将军和护国将军加州清光很不对头。
这新任的大将军刚上任不满一月,在朝廷上却经常与那护国将军作对,两人时不时在朝政上吵起来,但却无人敢插嘴,无人敢劝阻,连皇帝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不,甚至是处于看好戏的状态。


“敌方将领也狡诈著名,对于此次粮草不足之事肯定留下退路,我方莽然行事必要吃亏。”

“想太多反而会错过大好时机,你怎么就知道那个将领就预测到粮草不足之事,依我之见,应先出兵为妙。”
“荒唐!大和守将军的脑里除了打仗之外真的就没有其他了吗?!”

“哪里哪里,在下只是觉得人不应活得太过谨慎,特别是有些时候的打仗方面。”


看着两人准备延展到个人方面的争吵,皇位上的和泉守兼定觉得这热闹也看够了,随即开口,“好了,两位说的都甚是有理,吾会慎重考虑,今日先到此为止,退朝!”

——————————————————————————






刚在早朝上争吵的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众人很识相地没有去多说其他,除了某些人。

“加州将军,真是在早朝上演了一出好戏。”陆奥守吉行一向看不惯加州清光的所作所为,原本的护国将军的职位是属于他的,谁知后来被这默默无名的加州清光所取代了,加州清光剑技高超,也倒胜任这一职位,唯独这陆奥守吉行心存不满,他虽不像大和守安定那样直接在朝政上与他争吵,但背地里使得绊子倒不少。


起初加州清光对于自己抢走对方的护国将军一位略感愧疚,可到后来对方的所作所为愈发过分,他的愧疚之心也便全无。

“哪里,让您说笑了。”加州清光说着,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红眸里的嘲讽十分明显。
大和守安定显然是不想加入他们的这种“勾心斗角”,于是加快了回住处的脚步。
他这一举动不妙引起了陆奥守的轻笑,而加州清光半眯双眼,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大和守安定一眼,轻哼一声便朝着与大和守安定相反的方向走去。





——————————————————————————




“不知堀川殿下找我何事?”加州清光右膝点地,半跪在地上,头微低着,并没有看向不远处的堀川国广。
堀川国广转过头,有些无奈地看向他,“清光,不是说过了私底下就不要考虑这么多了嘛。”
加州清光站起身,“开玩笑的。”



“那你就直说吧,找我到底有何事?”
加州清光看着对面为他倒茶的堀川国广,冷不丁地来了那么一句。

堀川国广倒茶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他浅笑着放下茶壶,浅葱色的眼直直看向加州清光。

“近日以来,朝中的变化想必你应该能感觉得到吧。”
加州清光微微皱眉,随即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
“那个人的动作不知清光可有耳闻?”


加州清光微微一愣,他知道堀川国广指的是谁,但不愿去说出那个名字。
他也知道,那个人于大和守安定来说是恩人般的存在,依大和守安定所言,自己能当上这大将军,那人也是出了一份力,而且那人似乎曾经救过他一命,每当大和守安定提起他时,水蓝色的眼里溢满了感激。



“那人最近的动作较大,可能是准备动手了。”
堀川国广向后仰了仰,见对面的人没有动静,继续道:“虽说我对谁人掌手天下并不感兴趣,但那个家伙既然盯上了皇位,那必然会想法加害于兼先生。”
堀川国广是何其聪明之人,当他提出和泉守兼定的名字的时候,他的目的也就明了了。
“安定的话,我可以保全他,不过,这是在清光决定助我除掉那人的前提下。”
堀川国广的脸上依旧是浅笑盈盈,只是多了几分冷意。

大和守安定生性善良直爽,而且刚当上这大将军不久,对于朝中的事情并不了解,若是遭人陷害也是任人宰割,更别提他会是那些老家伙的对手。
犹豫了一番,加州清光还是点了头。

“真的是不留退路啊,你真的是当初那个堀川师兄吗?”加州清光有些无奈地看着他,而堀川国广脸上的冷意褪去,换上了如初的笑容,“嘛嘛,人总是会变的嘛,清光你不是很清楚这一点的吗?”

是啊,人总是会变得嘛。



TBC.

评论
热度(8)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