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60粉点文.安清】埋葬

@不真实的真实

的重码的点文安清……

【弱弱的】我没弄错人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狗血………

OK请往下↓








01

“安定~你还没好吗~大家都在等你哦~”
清光懒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拉回了安定跑远的思绪。他拿起一旁的大背包,然后打开房门便看到了靠在门口的清光。

刚想道歉的安定在看到对方身旁的箱子时嘴角不禁抽了抽。
“我们只是去玩几天而已,不是搬家。”
说罢他收获了一记清光的白眼。

“就算是去玩一天也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看着清光一脸认真,安定真的不知该如何吐槽他,“好好,那,走吧。”





新年刚过去,身为剑道部的部长的鹤丸国永就组织了剑道部的人去滑雪,美其名曰锻炼平衡感。
真的是说要锻炼平衡感可不可以把你眼里期待的光芒藏好啊,说到底就是你想去玩而已吧。

众人选定在学校集合,而等到两人到达学校时便看到了已经差不多到齐的众人。

“啊!安定和清光来了!”
出声的是和泉守兼定,而他在看到清光身后的大箱子时忍不住想吐槽,而在安定一脸“清光只能我吐槽你给我闭嘴”的表情中忍住了,然后直接躲到了堀川国广的身后,而堀川国广也十分自然地为其顺毛。
“哟西哟西,没事的哟兼先生。”

众人选择无视这两个日常发狗粮的人。

“好!那就出发吧!”
鹤丸国永音落便看到了一辆大巴缓缓驶过来。



02

“哇~好冷~”
“冷你还要来。”

安定给了对面的人一记白眼,然后为对面的人围好围巾,然后帮他拿过他的背包递给对方。
“你的东西都带了吗?”安定问道。
“当然。”清光一脸得意地接过背包,然后举了举背包。
“走吧。”



“好慢哦,你们两个!”
看着被裹得像个球似的和泉守兼定,清光莫名地有点想笑,而看出他的小心思的和泉守兼定的嘴角不免地抽了一抽,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他怕一会就被对方身旁的蓝眼大魔王算计了咋办。
“兼先生,果然还是再加上这条围巾吧!”
堀川国广十分元气地声音从身后传来,和泉守兼定有些僵硬地转过身看向对方。

“国广你饶了我吧!再这样下去我连走路都走不了了!”

“诶?是这样的吗?”堀川国广微微歪着头笑道。
得,又在发狗粮了,无视两人任务(1/1)完成。

而不远处的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的身旁站着两个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少年,走近一看,发现那个长得高一点的少年和鹤丸国永长得有些像,而较矮的少年和一期一振长得有些像呢,是他们的兄弟吗?

发现他们的是一期一振,他微笑着冲他们点了个头然后又在和旁边的少年说着什么,而闲在一旁的鹤丸国永直接跑了过来,十分自然地搭上了清光的肩膀,安定见状直接拍开对方的手,然后把清光拉到自己身后。

“啊安定真过分~”

而安定直接无视他这句话,然后转眼看向一期一振,“一期前辈旁边的少年是谁啊?”

“是我表弟物吉贞宗和一期的弟弟后藤藤四郎哦,他们今天也想来滑雪,所以我就顺便叫他们把场子包了。”
看着鹤丸国永一脸我真聪明快夸我,安定和清光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吐槽他。

好吧你有钱你说了算。

“已经好了,嗯?大和守君和加州君,你们怎么了?”

“不不不,没事没事。”两人冲他摆了摆手,然后落荒而逃。随后一期一振看了眼旁边的鹤丸国永。
“你是不是又干了什么?”

“我对天发誓,我是无辜的啊一期!”
看着日常耍宝的鹤丸国永,一期一振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叹气。


“哇~看啊后藤君,终于有人降住鹤丸哥哥了呢~”物吉贞宗蜜色的眸中带着兴奋的光芒,一脸“哇我好开心啊”看向身旁的后藤藤四郎。
“是是,只是辛苦一期尼了……”
后藤藤四郎当初只是物吉贞宗口中听说的鹤丸国永的一系列“事迹”,在见到真人时,他的脑里只有一个想法——
一期尼辛苦你了。





03




“话说安定你什么时候学会滑雪的?”

清光站在滑雪板上,举了举手中的滑雪杖,然后又动了动双腿,想要适应一下这一身滑雪装备。而安定原本正在穿戴滑雪板,听到清光的话不免愣了愣。继而抬头看向对面一脸苦恼的清光,笑道:“其实呢,是五年前和冲田君学的呢。”

听到这清光猛地转头看向安定,但却发现对方一脸戏谑地看向自己,而感觉到自己似乎被耍了的清光有些恼怒地用滑雪杖朝安定的方向打了一些雪,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好了好了,逗你的,我先滑几个基础点的,你自己挑一个来学。”
“去吧去吧,小心别摔死!”清光说罢冲他做了个鬼脸,而安定也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哇!!!”

在第N+1次失去平衡之后清光放弃似的坐在了原地,一脸哭丧地看着跑过来的安定。

“喂!清光,没事吧,这是几?”

安定跑过来看到愣坐在地上的清光时瞬间慌了神,他晃了晃对方发现对方并没有反应,良久,清光缓缓抬头看向安定,然后抬手拍掉了安定举着的中指。

“我还没傻啊笨安定!”

听到清光还十分元气地在吐槽自己,安定瞬间松了口气,然后扶起清光到一旁去休息。

“我就说了不能心急吧,还是先从基础动作来吧。”

“明明安定都学会了呢……还没学会滑雪什么的真不爽……”清光低声嘟囔着,但身旁的安定并没有听清,一脸疑惑地看向身旁的友人。
“你说什么?”
“没、没有!”清光急忙转过头,同时也希望对方没有看到自己泛红的面颊,而他并没有意识到大大的滑雪眼镜和红围巾几乎把他的脸整个遮住。

“那清光就先休息一下吧,我先去滑一会。”
“啊…哦……”
看着清光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不少,安定不免有些担心,但他又甩了甩脑袋,想要把脑袋里胡乱的思绪甩出去,“那我走了,清光别乱跑哦。”
“啊安定你好啰嗦啊!”听着安定像个老妈子一样瞎操心这瞎操心那的,清光不免不免有些恼怒,抓起一旁的雪捏成雪球朝他扔了过去,安定笑着躲开让后朝他摆了摆手便去滑雪了。

安定帅气的滑雪英姿赢得了周围的人们的赞叹,但清光无心观赏,而是陷入了记忆之中。




04




安定玩了半天也累了,回到休息的地方却没发现清光的身影,问了下旁边的人也没有一个知道,这时,后藤藤四郎扶着物吉贞宗走了过来,物吉贞宗好像脚扭到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安定见状赶紧闪到一边,待物吉贞宗坐下后才问起原因。

说到原因,后藤藤四郎不免给了物吉贞宗一个爆栗,然后有些无奈地道:“这家伙啊,刚学会滑雪不久就开始嘚瑟了,这下好了,扭到脚了吧!”
物吉贞宗听到之后委屈地低下头,低声道歉:“抱歉…后藤君……”

而后藤藤四郎对这样的物吉贞宗是最没有办法的了,最后也只是轻哼一声便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扭伤药给对方处理。
安定虽然知道在对方忙的时候打扰也不好,但于他而言还是找到清光最为重要。
“那个,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朋友加州清光吗?他带着红围巾,茶色的滑雪镜,个子和我差不多。”

听了他这番话的两人几乎同时抬起头,这让安定不免地惊于两人的默契度。

“戴着红围巾的人的话,刚才回来的路上好像看到一个呢,他好像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说罢物吉贞宗指向了不远处的森林,而安定在看到物吉贞宗指着的森林的瞬间顿时感觉不妙,他向两人匆匆道谢后抓起一旁的滑雪杖向着森林滑去,而物吉贞宗和后藤藤四郎则是互看了对方一眼。

“那里好像经常有偷猎者出现吧…要不要去通知鹤丸哥他们?”
后藤藤四郎低头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那你在这等我,我去通知一期尼,别乱跑啊!”

“好~”
物吉贞宗笑着冲他摆了摆手,而后藤藤四郎还是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后才匆匆跑开。


清光一直紧跟着前面行走的青年,即使戴着茶色的滑雪镜他也坚信自己没有认错人,前面走着的人,是他近几年毫无音讯的剑道恩师——冲田总司。

方才自己刚从记忆中回过神便看到了不远处的树后站着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发现真的是恩师冲田总司,内心过于喜悦以至他没有来得及和安定打声招呼便跟着恩师走了过来。

啊…他还要走多久啊……

刚想出声叫住前面的青年,可转眼间前面的人就不见了,再眨了眨眼,依旧没有看到前面的人。

是幻觉……吗?……

清光有些头疼地扶额,然后看向周围,除了光秃秃的树和满天的白色之外啥都没有。

所以说,这是哪里啊?

而这时,他听到了交谈声。





05

“大哥,你确定那边的山洞里真的有熊吗?”
“废话!快点动手!”

清光躲在比较粗壮的一棵树后,看着这场偷猎活动,看着离山洞越来越近的三个偷猎者,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滑雪杖。而这时,从树上掉下来的少许雪直接灌进他的衣领中,突然袭来的冰冷让清光下意识轻呼出声,而偷猎者也在这时发现了树后的清光。

啊,完了………

偷猎者的头子不悦地啐了一声,然后示意旁边的一个高个子过去解决。
“我看那边那个瘦瘦弱弱的,你应该可以解决吧。”
高个子点点头,然后拿出一根木棍。毕竟他们最近没啥收入,枪支之类的只剩下一点,刚好拿来搞定这笔大的。

高个子举着木棍朝清光冲了过去,而清光握紧滑雪杖向后退了一步,随后他凭借过人的观察力判断出高个子想要打向右边然后他十分灵活地躲到左边,随后举起滑雪杖朝高个子的后颈打去。看着失去意识的高个子清光有些苦恼,因为刚才情况有些紧急,他并不知道自己下手的轻重程度。

而清光再次反应过来时,原本准备进到山洞里的两个人也朝他冲了过来,最关键的是,一个手里还拿着枪!太狡猾了吧喂!就算他再怎么快也比不过枪,无奈之下只能在光秃秃的树之间躲来躲去。
而光顾着躲枪的清光并没有意识到身后多出一个人。肩膀处传来的痛感几乎让清光失去意识,手上的滑雪杖也从手里掉了出去,而那个人顺势将滑雪杖踢远。


这可不太妙啊………

偷猎者头子端着枪走近,虽然雪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清光还是能隐约看清他狰狞的面孔。

那人走近,并没有给他一枪,而是一脚踢翻他,然后举枪威胁道:“敢妨碍我们就宰了你,臭小鬼!”

被踢翻的时候清光嘴里呛进了几口雪,一直咳嗽着并没有回答他,而偷猎者头子看了眼狼狈的清光,示意旁边的人拿起滑雪杖便再次返回山洞。
而原本可以说是逃过一劫的清光不知中了什么邪,直接捏起一个大雪球朝那偷猎者头子扔去,而这回偷猎者头子也彻底怒了,冲着清光吼道:“你个臭小鬼不想活了是吗!”说罢便要开枪,而身旁的小弟一脸菜色地拉住他。
“老大!别那么大声!会……”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白色的浪席卷而来。


“雪崩的!!!”

雪组成的浪正在飞速靠近,刚才被打到的地方在隐隐作痛,意识还有一些不清晰,但清光看到了附近有一块比较大的石头,应该是足以让他逃过一劫的,可是,这有一点远吧!

意识渐渐模糊,紧接着,满天的白色袭来。




安定跑到一半时便听到了前方传来巨响,随后便看到两个衣着十分狼狈人跑了过来,两人跑着跑着,还时不时看向身后,一脸惊恐。安定见状赶紧拦下两人。

“请问——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个子和我差不多的人,他围着红色的围巾,戴着茶色的雪镜……啊!…”

安定的话说到一半便被推开了,而推开他的那个人突然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觉得他有些眼熟。那人一脸戏谑地看向安定,道:
“你应该是刚才妨碍我们那家伙的朋友吧,那家伙也算活该,妨碍我们最后落到个被雪埋……啊!————”
旁边的那个小弟看到头子被打了,赶紧上前想给安定一拳,而湛蓝色的眼一转便对上了他,眼里的杀气让他瞬间瘫软在地。
“你们…说什么…!”

安定手里拿着滑雪杖,乖巧的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缓缓走近想要逃跑的两人。两人本来想逃跑,但却被眼前的高中生放出来的杀气吓到,双腿发软,一时间站不起来。

喂喂,现在的高中生都那么逆天的吗?!让不让人混了!








06

安定觉得自己肯定是脑子里进雪了才会选择停下来和那两个人耗费时间。
他飞快地向前跑着,但很快他的路便被积雪堵住了。

这场雪崩虽说不大,但被埋在下面过久也足以致命。依照刚才那两人的说法,那时附近有一块大石头吧,说不定清光就躲在那下面吧。但他又想到那两个人说清光身上带着些伤,这就让他的不安倍增。

啊,果然不该放过那两个人的吧。
安定如此想着,然后他便看到有一个东西在遍地的白色中散射着异色的光,走近一看,是一个茶色的雪镜。

应该是清光的。安定这么想着,毕竟这场雪崩不大,东西应该不会被冲得太远,那清光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安定四处张望着,同时也在缓缓前行。时间在一点点流失,但他还是没有找到清光。
这时,一抹浅浅的红色映入了他的眼帘。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角,那抹红色在白色的雪地里也是异常显眼。

安定飞快地朝那个方向跑去,之后扔下雪杖便开始挖。


可能是离发生点比较近的缘故,这里的积雪比前面的厚了不少。
也不知是挖了多久,安定便看到了那个家伙的红黑色滑雪服,紧接着,便将他脸上的积雪轻轻拍开。
他将清光从雪堆里抱出来,而他的双手因为与雪亲密接触太久的缘故而变得有些反应迟钝,刚才险些跌倒。无奈之下他只好抱着清光坐在原地。

他将清光的滑雪服脱了下来,然后将湿透的衣服扔到一旁,虽说清光穿在里面的棉衣也被浸湿了,但相比于外面的滑雪服来说,保暖的作用还是较好的。
安定将自己的滑雪服脱下来裹到清光身上,然后紧紧抱住他,似乎想要把自己的温度传达给他。
怀中的人还存在十分微弱的呼吸,但安定还是害怕,因为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停止呼吸,就像那时候的————

冲田君。



“啊!太好了!看到安定了!清光也在呢!”

意识停留的最后时刻,他听到了和泉守兼定的惊呼声,和一连串的跑步声。




07


“已经到春天了呢。”
大和守安定拉开窗帘看向窗外,这个病房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医院的樱树。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病床上仍然是紧闭着双眼的人。
“该回家了吧,清光。”

“嗯,回家吧。”
安定被身后的声音惊到,猛地转过身便对上了那双带着笑意的红眸。

“真是的,还醒着就别装睡嘛。”
“诶,我才没有装睡呢,都是安定太吵了我才醒的。”
“是是。”安定说罢便开始收拾东西,“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了,你快点啊!”快点抬手敲了敲动作慢吞吞的清光,而清光揉了揉被安定敲过的地方,一脸委屈。
“安定你怎么这样!我可是病人!”
“病你个大头鬼!给我动作快点!”
“安定真坏!要是总司就不会这样了!”
听到这个名字的安定不免一愣,瞬而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身旁的清光。

“你那天是因为看到冲田君才擅自跑掉的吗?”
听到他这么问的清光微微一愣,继而道:
“是啊,那又怎样?”
看着清光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安定不免有些恼火。
“你知不知道你出事我会担心的!我该怎么向冲田君…!”
安定的话没有说完,清光的食指便堵在他唇边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我知道的,安定。让你担心了很抱歉,那时被埋在雪下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觉得,应该没事了。”

“那个无法从冲田总司已经离开的悲伤中脱身的加州清光——已经被埋葬于那日的雪崩之中了。”

“如果是那样就最好了。”安定走上前,与清光十指相扣,十分自然地覆上了对方的唇。


——————End






碎碎念:

我写完了啊哈哈哈哈——
这一篇是对在学校想到的一个梗的一个改编,虽然安定的魔王属性可能没有上一篇明显,但是!

跪求接受啊啊啊!

评论(4)
热度(22)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