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告别

听《马赛克卷》时的脑洞。
内容在讲啥意味不明,让我安详地躺着吧。
时间线是《再生》之后,可以说是其番外。



OK请往下↓



















——好可怕啊,好黑,……你在哪里……

——……是讨厌我了吗,被你讨厌了啊……

——等我……

———————————————————————

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友人担忧的面庞,"做噩梦了吗?"
"不算是噩梦吧…"
他坐起身揉了揉有些疼的额头,怎么也想不起梦中的事了。"想不起来就算了,睡觉吧。"友人说罢又打了个大哈欠,之后便转身睡下了。
真是的,睡得还真快。
大和守安定无奈笑笑,最后也再次躺下进入梦乡,这次,他一眠到天亮。







————————————————————








刚刚来到本丸,大和守安定多少有些不适应。本丸的审神者虽说是男子,但在关心刀剑方面却是分外细心。
大和守安定来到本丸的时间不算太晚,至少审神者是这么对他说的,但他知道,相对于新选组的刀剑来说,他就是最后一个来到本丸的了。之前听堀川说,清光是审神者的初始刀,也就是说,最先离开的清光反倒是最先来到本丸的啊。想想真是讽刺。


本丸的审神者对于刀剑们的工作安排得很妥当。现在本丸里的刀剑男子大多数已满级,加州清光也不例外,所以他整天带队在外面跑远征,大和守安定因为频繁的出阵也很少见到他。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大和守安定的练度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今天,加州清光也难得地闲在本丸。不过主要是因为前阵子远征时淋雨了回来发高烧所以被审神者扣在本丸休息了吧。


"所以啊,清光你老是涂这个指甲油是怎样啊?"
大和守安定跪坐在矮桌的另一侧,眉头微皱看着加州清光在众多指甲油中挑来挑去,最后终于选定了一个色号,虽然在他看来这些指甲油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红色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加州清光将左手向前伸去,然后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只有打扮得可爱一点才能得到更多主上的爱哦。"
"意味不明诶……"

敲门声的响起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加州清光也索性收起桌上的指甲油。
"请进。"拉开门便看到了一脸严肃的长谷部。
"怎么了吗…"
看着这么严肃的长谷部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大和守,出阵了。"



穿好出阵服之后大和守安定按照的长谷部交代走到院子里集合。
"呐,安定,没事吧?"
因为担心自己的加州清光也跟了过来,在听到出阵地点时他就隐约感到不妙,而大和守安定在听到出阵地点之后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啊,啊,没事…"
"这哪里像是没事啊,真是的,我要去找主上!"
"你想干什么!"
大和守安定一把拉住他,而没有料到会来这么一出的加州清光因为惯性险些向前摔去。"你这个样子去池田屋很让人担心诶!"
被拉住的加州清光直接怒吼出声,这让大和守安定一愣,直接松开了拉住对方的手。被松开的加州清光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大和守安定。
"安定君,走……"
见大和守安定迟迟不到,堀川国广便过来催人,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个场景。
最先发现他的是加州清光,对方冲他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而大和守安定久久在才从加州清光的怒吼中缓过来,他知道加州清光在在担心什么,但他也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过自己刚才好像真的把他惹毛了……回来再主动认错吧………




池田屋——

站在池田屋门前时大和守安定还感觉有些恍惚,感觉这一切并不真实。发现他愣住房的堀川国广拍了拍他。"池田屋的敌人很强的哦,一会战斗中可不能发呆。"
大和守安定转过头看了一眼堀川国广,胁差浅葱色的眸中泛起一抹寒意,让他不禁背后一凉。果然,这是一个不能大意的战场。

池田屋里面光线较少,他也只是刚好判断得出可以前进的路。毕竟当初冲田君带来池田屋的是清光而不是他。
"堀川和长曾袮大哥和我去二楼,一楼就拜托秋田君,物吉君和后藤君了。"身为队长的大和守安定在侦查结束后给众人安排好各自的工作之后便和堀川国广和长曾袮虎彻一起冲上二楼。

"二楼地方狭小,我们分开行动吧。"
大和守安定回过头向人身后的两人道,在昏暗的池田屋中,湛蓝色的双眼却闪耀着坚定地光芒。见状的长曾袮虎彻和堀川国广点了点头,分开前胁差还特意嘱咐他要多加小心。




"哦啦哦啦哦啦!仰颈受死吧!"

将刀上属于敌刀的血甩去,大和守安定环望四周再次确认没有漏网的敌刀。堀川说得没错,夜战的敌人比日战时碰到的敌人要强,稍不注意就可能变成敌人的刃下魂。
大和守安定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打算去和堀川国广和长曾袮虎彻会合,这时,他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啊…你来找我了吗…

——你果然是原谅我了的对不对……

——………

等他再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站在一间客房内。客房内空无一人,只有月光透过窗户打到榻榻米上。同伴们的战斗声都被隔离在门外,而且房间内没有发现敌人,于是他转过身准备离开这个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回忆的房间。

突然,一阵黑雾在房间内散开,很奇怪的是黑雾很快又聚作一团,好像有什么躲在黑雾中。

黑雾突然向他冲了过来,他连忙举刀挡住,当的一声,似是另一把刀打在他的本体打刀上,透过月光他可以隐约看得出那是一把缠绕着黑雾的胁差。
黑雾里的怪物发现自己的攻击不成功后将刀抽回然后灵活地向后一跃便和大和守安定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你到底…"
还没等大和守安定缓过神来对方又再次冲了过来,而是这次的攻击力度比上一次还要大的多,震得大和守安定手都麻了。他眉头微皱,向后退了一步后再次蓄力冲向前,企图将身前的怪物撞开。
而对方像是知道他的意图一般用更大的力气顶了回来。
大和守安定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了本来自己就处于下风,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败下阵来。
他用余光大概弄清楚房间的结构,然后用力将对面的怪物撞开,趁着对方后退的空隙他飞快得隐入身后的黑暗中,然后再向那个怪物冲了过去。
三段突刺都漂亮地刺中怪物的要害,倒下的怪物周身的黑雾突然炸开,黑雾划过身体时大和守安定感觉到了灼烧般的疼痛,很快,他的意识便被剥离了。



——————————————————————————————————

冰冷的胁差抵在喉咙上刺出点点血珠,只要他稍稍用力便可以取了他的性命,但是,红眸的付丧神犹豫了。
泪珠拍打在他的脸上,湛蓝色的眼突然睁开让手持胁差的付丧神愣住了。
大和守安定猛地抓住对方略微冰凉的手,蓝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清光?…真的是你吗?……"
手持胁差的清光挣开他的手,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
"啊,是我…"
"太好了…你还活着,我一直在找你呢,快点和我去本丸吧,一起去那里和大家一起生活……"
"你在说什么啊笨蛋!"
胁差被付丧神丢在一边,红眸的付丧神冲到他面前揪起他的羽织,红眸中迸出的泪珠打在他的手背,但他完全不理会。带着怒气的红眸直直看向他,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
"你不是要保护历史吗!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啊!"
"无法直面池田屋事件,无法跨越心魔,无法……忘记我这个敌人……"
红眸的付丧神说到这里便泣不成声了,他松开抓着对方羽织的手,然后蹲了下来抱作一团。
"这样是不可以的啊……"
大和守安定愣了愣,然后他蹲了下来抱住清光。
"抱歉…是我没保护好你…"


啪!

清光一把拍开大和守安定的手,红眸再次对上蓝眼。
"安定真是个大笨蛋呢。"
清光起身,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是时候清醒了哦,安定。"
闻言的大和守安定不禁苦笑,他站了起来,"至少再让我做个好梦吧。"
"不可以哦,安定。冲田总司的加州清光,永远都是那把折于池田屋的打刀加州清光,胁差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奇怪了。"
"对不起。"
"别再道歉了,安定,你没有错。"清光说罢走上前抱住大和守安定。而大和守安定也回抱着怀中的付丧神。也不知过了多久,清光将他推开,"好了,我要走了哦。"
"诶,这就走了啊……"
大和守安定有些不满地嘟起嘴,但毕竟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万分无奈的清光敲了敲他的额头。
"本来只是想和你好好告个别的,没想到最后变成这样。"
闻言大和守安定捏了捏他的脸,"没事,我觉得挺好的啊。"
清光一把拍开他的手,然后瞪向他。
"对了,回去记得好好和打刀的我道歉。"
听到这句话的大和守安定的笑容僵在脸上,紧接着他脸上的表情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着。
"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嘿嘿,秘密……"
这句话刚说完,付丧神的身形便散去了。大和守安定无奈擦去脸上的眼泪。
真是的,话要好好说完嘛。

付丧神离开后,房间内的一切恢复原状,同伴们的打斗声再次传入耳朵,大和守安定拔出打刀,拉开房门向着声源处冲过去,同时他也在内心策划着如何才是个加州清光道歉的正确打开方式。















————Fin





碎碎念:yz搞事,飞碟社搞事,学校搞事。搞事搞事搞事,除了搞事就没有其他了吗!心累.jpg
md1200战连酒味都没闻到,我的本丸根本就没有小酒鬼!

评论
热度(14)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