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俳句集 下 (终)

之前的中(下)不打标签浏览度简直少得可怜………


拼了老命终于在开学前完结了……然后我终于要开始赶最后的作业了,隔壁的古风安清绝对是要先坑着了,等我有时间再填…………………


















“永仓先生,原田先生,这个……”市村铁之助有些颤抖着递上了手里的俳句集。
“这是?……”永仓新八接过,然后和身旁的原田左之助打开一看……………



“哈哈哈!不知道是好是坏,可是也不太明白所以然了。”
“寒梅一朵独放………这不是废话吗哈哈哈!”

听着面前的完全不输于自己和冲田总司他们一起的笑声,以及由远及近的杀气,市村铁之助暗叫不妙,赶紧向面前的两人使眼神示意他们快把俳句本还给自己然后赶紧去逃命。
然而两人根本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反而以为市村铁之助是因为自己对其“文采”的质疑表示不满,然后急忙安慰。


“抱歉抱歉,笑话你了。”
“想必这个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不是啦……”市村铁之助连忙摆手,脸上血色渐失。


然而面前的两人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自顾自道:“抱歉,有点笑过头了。”永仓新八拿着俳句集,递上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
原田左之助点点头,“就一个十五岁的小孩能读的俳句而言,这有点太难了。”

“你能告诉我们这些俳句集的意思吗?”
并没有得到市村铁之助的回答,这时两人才注意到市村铁之助脸上血色全无。

“想知道吗?这些俳句的意思?”

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原田左之助和永仓新八十分默契地同时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僵硬地转过身。

“你们说想听那一句的意思是吧?——”

似乎能看到土方岁三身旁燃着的怒火,市村铁之助一把抢过两人手里的俳句集就跑。

看着鬼副长拿着爱刀直接砍了过来,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也赶紧和市村铁之助一齐逃命。

“我说小狗君,这本文集难道是……”
“就是那样啦!”


因为太过慌张的缘故,不小心将背后的蔬菜掉了一地,光顾着逃命的永仓新八也不想回去拯救这些蔬菜。

暴走中的土方岁三并没有注意到滚到脚边的土豆,一脚踩了上去后,不可避免地摔了一跤。

抓住这个机会,三人赶紧跑远了。





坐在墙头,任由悬挂地两只脚随意得摆来摆去,清光指着不远处摔了一跤的土方岁三直笑。

“所以这就是你们让我把龙马先生叫过来的理由吗?”陆奥守吉行有些无奈地看着新选组屯所内的闹剧,但还是有些不理解两人的目的。

“这不是挺好玩的嘛,对吧安定。”
清光转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了那颗小虎牙。

安定白了他一眼,“这是我的主意吧。”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有场好戏看。”

陆奥守吉行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两个小家伙所谓的“好戏”,可是别人用生命在演出啊。

“时候也不早了,咱先走了。”陆奥守吉行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转身看向两个小家伙。

“诶——陆奥守你不看了吗,这可演到正精彩的部分呢。”清光抬头,红色的双眸直直看向起身欲走的陆奥守吉行。

陆奥守吉行有些头疼地抓了抓头发,挽留敌人这种事,这世上也就面前的这个小家伙做得出来吧。


“不了,太晚回去的话,就很难找到龙马先生了。”说罢他并没有等待对方回答就离开了。

清光撇了撇嘴,“扫兴。”
安定给了他一个手刀,“这世上也就你能做出挽留敌人这种傻事吧。”
清光白了他一眼,“这世上也就你敢去利用敌人吧。”
“那也比你好。”
“你说什么!”


抱着小猪西造的冲田总司坐在走廊上也能感觉到不远处墙头上两个小家伙之间的火药味。

“呐,西造,你说我要不要去阻止一下啊,毕竟从上面摔下来好像很疼呢。”
小猪往他怀里钻了钻,哼哼了一声。

它当然才不要自己主人去阻止那两个小家伙,那两个小家伙来了之后就老是和自己抢抱抱,摔下来长点教训才好。

似乎猜出了怀中小猪的小心思一般,冲田总司轻笑出声,然后抱起小猪起身向那两个小家伙走去。

“清光,安定,快下来,上面很危险。”

刚想扭打起来的两人听到了自家主人的声音,急忙停下手中的动作,直接从墙头上跳了下来。

“总司/冲田君!”完全无视了小猪西造的存在,两人直接扑向冲田总司,还没来得及逃开的小猪就这么硬生生地被两个小家伙挤着。

“你们两个啊……”有些无奈地收紧手臂,以防他们滑落,“你们有看到土方先生吗?”

“他追着永仓先生他们出去了。”
清光和安定抬头,异口同声地回答他的问题。

微微愣住后,冲田总司好像猜到了什么一般,抱着两个小家伙向屯所门口的方向走去。
“铁君他应该准备回来了吧。”



身后的鬼副长依旧穷追不舍,三人在巷子里跑来跑去,觉得这也不是个办法。

看到了前面的岔路,永仓新八急忙对旁边的市村铁之助道:“我们走左边。”
会意的原田左之助连忙补充:“铁之助你往右边。”
“好的!”

跑向左边的巷子,永仓新八先笑出声,“让铁之助带着俳句集跑到右边,我们就安全了。”

“新八你真坏。”原田左之助笑道,语气里却没有丝毫怪罪之意,反而多了几分得意。

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在前方不远处的转弯处,便看到了嚼着黄瓜的土方岁三。
“浪费粮食可不好呢,还是说,”

“你们想听听吃着黄瓜的我说说那一句的意思?——”

“额,土方先生………”
两人直接吓在原地,抱团看着鬼副长提刀走近。

“我的妈呀…!……”





赶紧跑回屯所内的市村铁之助因为体力不支而在门口不远处停了下来。

“我真的不行了……”
他“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上,一副力气被榨干了的模样。

抱着自家两个小付丧神的冲田总司此时也刚好走到了门口不远处,于是便看到了摊在地上的市村铁之助。
看到了冲田总司,市村铁之助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使一般。
“冲田先生…这个……”

冲田总司放下两个付丧神,蹲下身接过俳句集,鼓励似的拍了拍市村铁之助的肩。

“铁君,你做得很好呢,你有好好保护这本文集呢。”
“冲田先生……”市村铁之助眼里闪着水光,听着冲田总司这么说,他突然觉得刚刚自己遭受的一切都值得了。

“冲田先生…”
“铁君。”
“冲田先生…”
“铁君。”


————————【以上省略N个“冲田先生”和“铁君”】


看着两人周围的诡异的粉色背景板和围绕着的粉色泡泡,清光和安定不禁打了个冷战,身为严重冲田厨的安定自然没有说什么,而生性开朗的清光毫不留情地吐槽:“总司你够了哦,好肉麻。”

回过神的冲田总司冲他做了个鬼脸后准备起身,却被门外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请饶了我们吧……”永仓新八说完这句话直接摊在地上。
“一共二十四首……”原田左之助紧随其后。……

下一秒,他们便看到了差不多累成干→尸【……副长我不是故意这么形容你的】的土方鬼副长,用爱刀撑着身体,缓缓走进屯所。
“把俳句集……给我!……”

冲田总司看了眼手里的俳句集,然后带着“善意”笑容再次塞给了市村铁之助,“果然这个还是让你再保管一下吧。”说罢冲田总司拉起旁边的两个小家伙十分愉快的跑路了。


“冲田先生,好过分啊……”带着“感激”的笑容,甚至“感动”到哭泣,市村铁之助拿着俳句集还有些愣。

在房中整理着新选组今日的账本的市村辰之助感觉院里有些吵闹,其中好像夹杂着自家弟弟唤着自己的声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后起身打算看看自己那不省心的弟弟是不是又闯了什么祸了,可刚走到门口,便看到自家弟弟一副临近崩溃边缘的模样,哭着递给自己一本文集。

“辰哥,这个,拜托了……”
有些不明所以,市村辰之助接过后刚准备打开看,却听到了阻止声。

“把那个……给我……”
抬头一看,便发现撑着刀的土方岁三缓缓走了过来。

被面前这个几乎变成干尸的副长吓了一跳,市村辰之助差点没有拿稳手里的文集,自家弟弟也因为土方岁三的走进而直接“爬”到他身后,不过始终保持着抱大腿的姿势。

自家兄长似乎背吓住了,市村铁之助拉了拉他的裤脚,“辰哥,快带着这个逃走啊……”

“这是我秘密的宝物……”

“这是冲田先生拜托给我的啊…!……”

拿着文集一脸懵逼的市村辰之助愣了愣,最后还是把文集给了土方岁三。

“多谢。”接过文集后,土方岁三跟个没事人似的走开了。

而市村铁之助,在兄长把文集递给土方岁三的一瞬间直接瘫倒在走廊上,待土方岁三走远后他连忙质问:“辰哥!你背叛我就算了,怎么冲田先生也背叛了!”

看到了自家兄长额上的十字后市村铁之助暗叫不妙,只见自家兄长抓住自己的领子,怒吼:“你这孩子,怎么能背叛自己的主人啊!!!”

尾声——————————



“啊!安定,不要抢我的菜!”清光不满地瞪了瞪身旁带着一脸得意的安定,挽起袖子就想揍他。

冲田总司见状,急忙拉住他,“好了,清光,我的给你,不要闹了。”

清光不满地嘟了嘟嘴,坐回位子上继续吃饭。

他戳了戳碗里的土豆,“这形状好奇怪啊。”
永仓新八闻言,急忙道:“没办法,蔬菜都被土方先生踩得稀巴烂了啊。”

清光有些嫌弃地看了看碗中的土豆,然后拨到一边,视线瞟到了市村铁之助,“那边的家伙啊,对这样不可爱的菜也吃得那么香啊。”

永仓新八有些幽怨地看了眼冲田总司,“总司,你家的刀好不给面子哦。”
冲田总司耸了耸肩,表示这一切和他无关。

安定含着筷子,歪着头看了眼冲田总司,继而转头看向身旁的清光,“要是你还这样你碗里除了土豆之外的菜都会被我吃掉哦。”说罢安定举了举筷子,一副准备夹他的菜的阵势。

清光见状,急忙护住自己的饭碗,“不行!安定大笨蛋!”

在场的众队士看着两个付丧神的打闹,不禁笑出了声。

“再来一碗!”市村铁之助吃下了碗里最后一口饭,打声喊道。

“哦!小狗君,你能感受到这菜的味道我很高兴啊。”听着永仓新八的话,市村铁之助犹豫了一阵后还是开口,“味道姑且不谈,关键是我今天跑了一天很饿啊。”
听他这么一说,永仓新八近乎石化在原地。

“你说什么!”



“你怎么了阿岁?”

看着对面的人手里拿着文集模样的东西,周围周围散发着杀气,近藤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丫又咋了?

土方岁三看着原本应该是自己的文集的书上的小猪扑蝶的图画,脑中直接闪过了某个人的面孔。
“总司………!不可饶恕!!!”





“啊嚏!”

“总司/冲田君,没事吧?”听见自家主人打了个打喷嚏,两个小家伙急忙上前询问。
而冲田总司只是笑着回答:“没事啦,清光安定,等会我们再去读俳句吧。”
“我说总司,我刚才还以为你来不及换掉那本俳句集呢。”
安定闻言,立刻反驳:“笨蛋清光,你以为冲田君是谁啊。”

没错,那时的清光和安定跑回屯所内个冲田总司撒娇,想不再参与和鬼副长的躲猫猫游戏,而自家主人是抱起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平时自己画的小猪西造的画册。

“土方先生看到画册不知道什么反应。”清光眨了眨眼,红色的眸里尽是笑意。
“还用问吗,肯定是气炸了。”
懒懒地答了清光一句,安定抬头看向天空,此时的天空,没有一朵云,繁星闪烁。






——————————End——————————




写到后面我的老毛病就犯了,文风再次退化。。。
总的来说,我终于写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29)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