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再生 01

没错就是我我又来开坑了


这是一个自习课上的脑洞,开始写手稿然后就停不下来了
因为学校网渣所以应该是周更

不是长篇但是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填完………

糖和玻璃渣都有,不过我总感觉玻璃渣比较多呢……

#开头先来口玻璃渣






01









雨还在下。

这雨从今早队士们回来后就一直下个不停。

经过了一夜的苦战,明明是大获全胜归来的新选组的屯所内,却不是意料中的热闹,反而多了几分悲怆。

听到屯所门口的动静然后赶出来的大和守安定看着冲田总司浅葱色的羽织上溅满了血,而羽织的主人双眸紧闭着,躺在担架上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大脑再次开始运转的时候,脑中浮现的是昨晚众人临行前,那个家伙自信的笑容。
那个家伙一脸自信地拍了拍胸脯,道,我一定回保护好总司的!

那,现在算什么?


似乎猜到自己会乱想一般,长曾弥虎彻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冲田先生没事的,他只是中暑晕倒了而已,衣服上的血都是敌人的。

沉默了许久,他听见自己异常镇静的声音问道:
“加州清光呢?”





缓缓拉开门,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刀架上,红色的打刀静静地躺在上面。

走近一看,便发现了刀架旁边的刀尖。

似是不相信一般,大和守安定抬手拉出隐藏在刀鞘中的打刀。

刀身上的血还没有来得及拭去,浓浓的血腥味顿时在空气中散开来,这在仿佛告诉别人,昨晚发生的是一场多么血腥的恶战。

右手颤抖着抚上原本应是刀尖的部分,刀尖折断后的这个地方,变得不平。

刀尖折断,很痛的吧,偏偏又是这个那么怕疼的加州清光。



啪嗒,啪嗒,啪嗒。


似是屋顶漏雨了,大和守安定抬头试图寻找漏雨的地方,刚准备起身,却发现了,面前的一片被“雨水”打湿的榻榻米。

“啊咧?”
似是知道了什么一般,他抬手抚向自己的脸颊,湿润的触感让他自己吃了一惊。

自己,在哭吗?

感觉胸口似是被一把刀剜开一般,眼眶更是不争气的发热。

这算什么啊……

原本只是小声的抽泣,最后变为了嚎啕大哭。


“呜呜呜哇哇哇————清光你这个大笨蛋!快点给我出来!”

“你再不出来,我就把院子里的凤仙花都拔掉!”

“我还要把你偷藏的金平糖吃掉!”

“我还要把你那些丢人的梦话全都告诉冲田君!………呜呜呜………”

若是在平时听到这些话的话,红衣的付丧神肯定会跑出来,然后和自己扭打作一团,然后肯定大骂:你敢!小心我把你打到总司认不出来啊笨蛋安定!

然而,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大和守安定的哭喊声在回荡。



门口的堀川国广依旧保持着准备拉开门的动作,原本他是想进去安慰大和守安定的,但听到了门内的哭喊声,他叹了口气后把手放了下来,然后拉起身旁的和泉守兼定。

“走吧,兼先生,让安定一个人静静。”






TBC.

前期CP不明,后期CP向出来之后我再删标签…………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评论(4)
热度(63)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