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再生 09

所以说这算不算爆字数了?
我之前还想说啥来着,突然想不起来了……… 嘛嘛不管了→v→





09

当冲田总司在屯所门口听到和泉守兼定杀猪般【误】的惨叫时他便知道是大和守安定和堀川国广一行人回来了,毕竟整个新选组上下只有堀川国广才能让他发出这样的惨叫。

身后土方岁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冲田总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土方先生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嘛。”

土方岁三轻哼一声,“让我整天笑嘻嘻的我可做不到。”

刚踏进屯所不久就看到了奔跑的和泉守兼定和追在他身后手里拿着红色发带的堀川国广。

早就习以为常的冲田总司只是笑了笑然后转头便看到了大和守安定向着他小跑过来。

“冲田君!”

小小的付丧神一把扑进他的怀里,然后抬起头对上自己主人的那双黑玉般的眼,磨蹭了一会才开口:

“抱歉,冲田君………”

冲田总司愣了愣,然后抱紧了怀中的付丧神,“好了,事情都过去了,我就不追究了哦。”

付丧神如同小鸡啄米般点着头,然后好像想起什么一般。

“冲田君刚才去哪里了?”

听大和守安定这么一说,冲田总司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笑容。

他把怀中的大和守安定放了下来,拿下了背在身后的布包,解开布包,便看到了两件浴衣,大和守安定拿起其中的一套蓝色的浴衣起来一看,发现那刚好是自己可以穿的大小。

“冲田君,这是?”

“给安定的新年衣服啊,不过定做的时候好像把清光的份也一起报出去了。”


提到加州清光的瞬间冲田总司的脸上闪过的一丝无奈还是被大和守安定捕捉到了。

他拿起另一套同样款式但颜色不同的浴衣,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然后将红色的浴衣举到了冲田总司面前:“冲田君,我可以也拿走这件吗?”

冲田总司饶有兴趣般地挑了挑眉,他半蹲下来和大和守安定平视,付丧神因为他这一举动愣了愣,然后嘟了嘟嘴,“不行吗?”

冲田总司抬手揉了揉他一头墨蓝色的发,“当然可以,安定喜欢就好。”





————————————————————





偌大的房间里,加州清光背对着不远处的纸门,双手抱胸一副气呼呼地样子。

大和守安定那家伙什么意思啊,居然说什么到新年祭典之前自己不能出现在总司面前!难道他是要独占总司吗?!

最重要的是连堀川国广和长曾弥虎彻都和大和守安定站在同一战线上,这到底算什么啊!

走廊上由远及近的跑动声在自己所处的房间的附近缓缓停了下来,之后,纸门便被拉开了。

加州清光转过身,便看到了气喘吁吁的大和守安定拿着一件红色的浴衣,他左手撑着门框,右手将浴衣递给自己。

“清,清光,快,试一下这件衣服。”

加州清光愣了愣,然后将头扭向另一边,并没有要起身接过浴衣的意思。

无奈地叹了口气后大和守安定才开口:“这是冲田君去定做的哦。”

话才刚说完,手里的浴衣就没了影了。



——————————————————


抱紧怀中的浴衣打算回房间,这时大和守安定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的山崎步。①

最近很少见到人影的山崎步此时就在不远处和以往一样洗着菜准备众人的晚饭。

“阿步姐!”

山崎步一抬头便看到了冲着自己跑过来了大和守安定。

“怎么了,安定?”

付丧神将手里的浴衣拿了出来,道:“阿步姐能帮我把这件浴衣改小一点吗?”

“哦呀呀,这不是之前冲田先生去定做的浴衣吗?”

湛蓝色的双眼因为震惊而微微睁大,“您为什么会知道?”

年轻的女子笑了笑,然后站起身,“这可是我和他一起去定做的呢。”

————————————————

“安定,清光,你们好了吗?”

堀川国广拉着和泉守兼定现在两个小家伙的房间外问道,门里的付丧神并没有回应他,而且继续着他们的争吵。

“国广我们走吧,不要理他们了!”

和泉守兼定双手叉腰,一副“我要走了我才不要等着两个家伙”的样子。

堀川国广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然后微微抬起头和和泉守兼定对视,“不行哦兼先生,今晚我们大家要一起去逛祭典,也要一起去看烟花哦。”

和泉守兼定有些不开心地哼了一声,然后将头扭向另一边,不再看向身旁的人。

房间里的付丧神似乎还没有停下争吵的意思,原本还要其他事情要办的堀川国广也耐不住了,他直接拉开纸门,“安定,冲田先生在门口那边等着了哦。”

听到了自家主人的名字,两个家伙才停下手,拿起旁边的浴衣准备换上,拿起浴衣的瞬间冲着对方又是一声冷哼。

——————————————

“冲田君!”
草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由远及近,冲田总司将怀里的小猪放了下来,然后蹲下身抱住冲向自己的付丧神。

“安定好慢哦~”

大和守安定从他的怀里抬起小脸,湛蓝色的眼中带着期待的光芒。

只见下一秒,怀中的付丧神不见踪影,眼前的一切陷入了黑暗。

“冲田君你等一下,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大和守安定的话才刚说完,他便再次听到了草鞋和地面的摩擦声。

随后,好像是某个小孩扑到了自己的怀中。

眼前的小手拿开后,冲田总司一低头就对上了那双熟悉的红眸。
那双红眸因主人的笑容而微微弯起。
“总司。”

“清…光……”

————————————————

“啧,怎么这么慢啊总司那家伙!”

土方岁三站在屯所门口,有些不耐烦地朝冲田总司的住所方向又望了望。

“哈哈哈,阿岁,这种时候就不要计较这种东西了!”
近藤勇走上前拍了拍土方岁三的肩,脸上还是和以往一样的笑容。

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后土方岁三再次看向刚才的方向,这时便看到了冲田总司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小家伙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刚想破口大骂的土方岁三在看到加州清光和冲田总司腰间的红鞘胁差时微微一愣。

看了一眼冲田总司,对方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嘴角一抽后刚准备爆发的土方岁三不出任何意外地被近藤勇阻止了。

“既然总司来了,那我们就走吧!”




TBC.



①:按PM来看阿步姐在池田屋事件前就便当了QAQ但此处私设阿步姐还在,帮清光光改衣服嘛。

还有个PS:总司是知道安定带走加州清光【本体刀】的事情,但他并不知道安定带着刀是去重锻为胁差,也不知道重锻成功了。

碎碎念:

我还是不会发糖…………
那我下章还是接着发玻璃渣吧【你滚】

评论(2)
热度(33)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