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再生 11

这样算不算高能???

→x→个人觉得挺高能的【你走】




11.

最近的雨一直下个不停。

说来也奇怪,自从加州清光回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那个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声音了。

难道那个家伙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复活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摇了摇头,企图把这些奇怪的东西甩出去,他抓紧了手里的药包,加快了脚步。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新选组也不再是曾经的新选组。

因为陪伴冲田总司的缘故,此时的他们居住在千驮谷池桥尻那里植木屋平五郎家的客舍中。

远远听到房间内传来的咳嗽声,以及来自某个家伙无奈的责怪声。

“总司你给我躺好啦!”

“别这样啊清光,我想去看看雨。”

“你想看雨我把门拉开就好了,总之你不要乱动!”

加州清光起身把纸门拉开,然后转过身叉着腰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让冲田总司不禁笑出声。

红眸的付丧神的脸颊因为不满而微微鼓起,他指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青年道:“别笑了啦!”

“哈哈哈,好好,哈哈……咳咳咳!……”
“总司!”
冲田总司笑着笑着就咳了起来,加州清光赶紧走上前,轻轻拍着他的背,他转头看了看门外,一时间慌了神,“安定怎么还不回来啊……”

——————————

“冲田君,清光,我回来了。”

大和守安定端着还在冒热气的药走进房内便看到了冲田总司冲着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跪坐在他旁边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加州清光。

这是什么情况?

“欢迎回来,安定。”
冲田总司说着想要起身,旁边的加州清光见状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此时大和守安定才看清加州清光脸上的表情。

完全没有以往有活力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皱和凝重。

大和守安定将药递给冲田总司,对方接过药的时候一如既往地抱怨着药太苦,早就习以为常的大和守安定笑着拿出一袋金平糖,拿出一颗递给了刚刚喝了一口药的冲田总司。

青年接过糖直接放进嘴中,然后冲着他道:“安定就知道用金平糖‘收买’我。”

将金平糖收好,大和守安定坐到他身旁,“只要能让冲田君吃药,这也没什么。”


安顿好冲田总司后,大和守安定拉过从他回来之后就一句话话没说的加州清光问道,“你怎么了?”

加州清光在他问这话的时候眸子微微一暗,抬起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安定……总司他真的真的可以好起来吗?……”

他微微一愣,蓝衣下的拳头微微握紧,他深呼吸一口气,双眼直直看着面露担心之色的付丧神,“没事的,冲田君会好起来的。”应该吧。

——————————————



白布盖上的瞬间的还是没有那个人已经离开的实感。

明明今天早上还在和自己抱怨药太苦的人,

明明今天早上还和自己一起读着俳句的人,

明明今天早上还和自己约好要在他好起来之后就一起去看星星的人,

怎么可能会离开了呢!!!

眼前的一切全部陷入黑暗,他听到了自己的哭喊声,拉住自己的那些的安慰声,冲田君的姐姐光的哭声,还有一些他说不出名字的人的声音。

好像少了谁?

“清光?清光!”

原本应该站在自己身后的家伙此时如同人间蒸发了,他找遍了整个大厅也没有看到他。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的大和守安定疯了一般朝某个方向跑去。

面前的浑身冒着黑雾的家伙怎么看怎么危险。

加州清光抹去眼泪,握紧了身侧的红鞘胁差。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总司的房间里?”

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的,埋在黑雾中的家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做出了一副准备战斗的样子。

“不准备说是吗,那就请你去死吧!”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原本站在不远处的胁差将冒着黑气的刀打向一边,刀尖上移,指向了约是脖子部分的地方。

红眸微微眯起,带着危险的气息,“我再问一遍,你到底是谁?”

“他们………就要……来………”

还未等他话说完,只见一把刀从背后将他撕裂。

刀的主人将刀甩了甩之后收入了红鞘之中,向前走了几步从黑暗之中现身。

“呼~找到了~”


TBC.



碎碎念:

→x→猜猜看那是谁!

不猜就算了反正答案很快就揭晓←x←

评论(4)
热度(26)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