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再生 12

哇!半夜的更新,有没有吓到啊(´・ω・`)

12




房子里除了大厅以外的地方几乎不点灯,虽说今晚月亮出乎意料的圆,但是,能见度还是很低。

奔跑的声音由远及近,下一秒,好像有什么扑进了他的怀里。

微微一愣,他低头便对上了一双红眸。

“清光?”

“安、安定?”

声音和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大和守安定眉头一蹙,不禁抱紧怀中的人。他尽量放轻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了吗?”

“快、快跑!”










“怎么样?第一部队有消息了吗?”

青年坐在桌前,浅紫色的眸看向身后穿着紫白色运动服的人,对方手里拿着一个通讯器模样的东西,摇了摇头。

“这样啊……”

他右手轻扣桌面,转头看了眼桌上的文件,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

但愿没事吧。




——————————————————




不知道被加州清光拉着跑了多久,最后他停在了一座民宿模样的房子面前,他拉着自己走进去,走到房子最深处的房间后他还四处望了望确定没人后才关好门。


“清光,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大和守安定觉得这样的加州清光让他有些害怕,害怕下一秒他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安定,对不起。”

红眸蒙上了一层水雾,加州清光握紧了身侧的胁
差,眼看着泪水就要流出来。

大和守安定慌了神,他急忙走上前为对方擦去眼泪。

“别哭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胁差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但却突然变得警备起来。

仔细一听,他好像听到了很轻的脚步声。


嗒,嗒,嗒。


好像是什么细细的硬物与地面敲打的声音由远及近,大和守安定拉过身前的胁差,将对方护在身后。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要保护好清光!

将自己和身后的付丧神隐入黑暗中,大和守安定左手抵上刀镡内侧,右手握住刀柄,周身的空气好像因为他的警戒而凝固了。

纸门被十分粗暴的方式打开,正确来说是劈开,轰地一声纸门倒地后,嗒嗒嗒的声音进入的房间内。

大和守安定在看清来人的瞬间他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

这,怎么可能!

“哦,找到了~”

嘴角的痣随着吐字的嘴跳动着,血红色的眸里带着几分挑衅,但更多的如同是属于锁定猎物的狼的兴奋。

打刀加州清光缓缓将自己的本体刀从刀鞘中拔出,指向暗处在大和守安定身后瑟瑟发抖的胁差清光。

“识相的就自己出来受死。”

大和守安定能明显感觉到身后的人那颤抖的身体不禁一僵,他转头,便对上了那双布满了恐惧与无助的眼。

“啊啦,加州先生你在这里啊!”打刀加州清光身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两个模样相似的少年,两人的衣着相似,都拥有着如同紫玉般的眸,但却有着不同的发色。

黑色长发的少年一直在和打刀加州清光说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而银白色的短发少年则转头看向了他们。

黑发少年似乎终于发现了身侧的人一直不说话,以为对方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刚想开口问便看到了对方一直在看着某个地方。

“哦哦哦!这就是加州先生说的,冲田先生的另一把刀吧!”他说罢便要走上前,但却被银发的少年拦住了,顺着银发少年的视线看过去,他发现,大和守安定的左手抵在刀镡内侧,右手早就握上刀柄。
只要他一上前,说不定就会尸首分家。

站在两人身后沉默已久的打刀加州清光拉过两人,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什么,两个少年点点头后便离开了。

确定了两个少年已经走远,打刀加州清光再次举起手上的本体刀,“我说过了,识相的话就自己出来受死。”
红眸半眯起来,带着几丝危险的意味。

身后抱着红鞘胁差的人站起身,越过自己走出了黑暗,胁差被从红鞘中拔出,在月光下闪着寒光。

指向自己的方向的打刀忽然放了下来,紧接着下一秒他便听到了冷兵器相碰撞的声音,两把加州清光扭打在了一起。





TBC.

碎碎念:

我终于肝出物吉小可爱了啊啊啊啊原地爆炸!物吉好可爱!!贤章好棒啊!!!


以上就是我没有更文的原因…………

评论(4)
热度(28)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