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再生 番外 隔离的时代

   卡文的番外,看来再生的坑是填不完了…………高考假回来再填吧,,

这篇番外算是对正文里为什么本丸清光会去找安定的一个小解释?虽然我是想等正文写完之后再发的,,但是我突然卡文了,,,觉得什么都不发浑身痒痒→x→

———————————————————————————————————




好吵。




加州清光有些不爽地起身,走到走廊上颇为无奈地瞪了瞪那打扰自己午睡的蝉。
不过仔细想想他为什么要和蝉计较,他不禁为自己幼稚的想法低笑出声。


这是他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二个年。

他亲眼见目睹了这个本丸的变化,从最初的几把刀剑,到后来的好几个的刀派的刀剑都汇聚于此。

当然也有一些没有刀派的刀剑来到了本丸,但唯独,没有那个家伙。


从当年的池田屋一别后到现在的公元2205年,差不多过了四百年了吧,自己没有和那个家伙见面。

自嘲式地笑了笑,加州清光伸了个懒腰后决定出去走走,毕竟自己好像最近一直闷在屋里。



——啊,安定你在哭吗?

不属于记忆中的话语在脑中响起,加州清光停住了向外走的脚步,他和大和守安定相处的那几年自己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哭的,难道,是自己的记忆出错了吗?

——啊啊,原来发烧这么难受啊……

——总司!不要闹了啦!快回来休息!

——呐呐,安定,总司他只是睡着了而已……对吧………

不属于自己记忆中的言语突然涌进脑中,他根本来不及思考便感受到了爬上神经的刺痛。他蹲下身,痛苦地捂住脑袋。

“这,这都是些什么啊!”

刚想撑起身子,又一股刺痛带走了他最后的意识。

运气也太差了吧今天………



————————————————




森翼①回到本丸时便看到了一脸焦急地跑向手入室方向的秋田藤四郎,短刀少年的手上还拿着一瓶颜色诡异的不明液体。

“秋田,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叫住少年,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

秋田藤四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差点就哭了出来。

“主上,您终于回来了!”

蒙上了一层水雾的紫色大眼看向他,脸上是满满的担心,这让森翼慌了神。他摸了摸短刀少年的头,柔声安慰着他。

待对方情绪稳定之后他又再次问道:“秋田,发生了什么?”


“主上,加州先生他晕倒了!”





秋田藤四郎是这个本丸的第二把刀,这个本丸刚建立起来那会,新刀剑的增加速度很慢,所以身为第二把刀的秋田藤四郎和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也曾共同出阵多次。
身为打刀,加州清光在战场上固然是会多护着短刀,因此,秋田藤四郎可以说对于加州清光是感激不尽。

森翼摸了摸他的头,道:“我现在去看看。”




堀川国广看了一眼如同睡着一般的加州清光,漂亮的眉不禁皱了起来。

无缘无故在房间里晕倒,本以为是中暑,可对方躺了两天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带着急躁的奔跑声由远及近,堀川国广转过身刚想确认来人是谁,之后便看到了靠着门大喘气的自家审神者。


青年模样的男子深呼吸一口气后走到了加州清光旁边。

像是试探着什么一般,森翼把手放上加州清光的额头,约是几分钟后,年轻的审神者的表情愈发凝重。

“主上,清光他……没事吧。”

森翼冲他笑了笑,然后视线再次转移到加州清光身上。

“那个,堀川君,你能去帮我泡一杯茶吗?”

堀川国广微微一愣,让后缓缓地点了点头。离开时,他还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加州清光。

待胁差走远之后,森翼叹了口气,自己居然被自己的刀怀疑了?


将手放到加州清光的额头上,森翼剑眉微蹙,只见属于他特有的浅紫色的灵力渐渐进到加州清光体内。

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般颤了颤,之后那双紧闭已久的红眸缓缓睁开。

“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加州清光微微一愣,罢了挣扎着要起身,森翼见状赶紧把对方按回去。

“你给我躺着休息,别乱动。”

“抱歉…主上。”

应该是睡了太久的缘故,加州清光的声音沙哑得连他自己都听不出来。

森翼摇了摇头,道:“你先好好休息,一切等你好了之后再说。”

森翼说罢在身后握紧了刚才秋田藤四郎给自己的小药瓶,还说什么那是药研哥哥最近刚研制的新药,说不定会有用。

想到这里他不禁松了口气,还好没用上它。



——————————————————




“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森翼下意识握紧手中的笔,左手的文件也被他捏得有些变形。

听完加州清光所说的他晕倒前经历的事之后他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看向了站在身旁的长谷部。

“长谷部,帮我召集所有人,到大厅开会。”


本丸的大厅在平常没有审神者的情况下几乎是乱成一团,不过,那也只是平时。


今天的大厅,聚集了本丸所有的刀剑,却是意外的安静。

待姗姗来迟的森翼坐好之后,在坐的众刀剑男子的面前也摆上了一份文件。

确认了所有人都拿到文件后,森翼开口了。

“今天,召集大家是想来一个会,一个有关敌人最近动态的会。”

说罢他拿起面前的文件,站起身。

“我这几天去了一趟时之政府,然后得到了一个消息。”

“那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条时间线上的历史被干涉了。”

他这话一出,大厅里瞬间炸开了锅,惊讶声,恐惧声,抱怨声,而坐在离他最近的加州清光抿紧嘴,没有说话。

“肃静!肃静!”
长谷部拿着棍子模样的东西敲了敲桌子,这时大厅内才安静了下来。

森翼清了清嗓子,拿起文集又继续讲道:“被干涉的那段历史,是从池田屋事件开始,到1868年的,冲田总司的离世。”

听到熟悉的名字的瞬间,加州清光不可避免得那么一顿,他努力控制住自己可能下一秒就会崩溃的情绪。

森翼偷偷看了一眼加州清光,发现对方低着头,自己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深呼吸一口气后,他又继续道:“这次的历史被干涉程度很严重,时之政府已经把那个历史段隔离起来了,不过接下来就要靠我们自己去将历史拉回正规了。”

——因为时代被隔离,所以那个家伙无法来到本丸吗?

——还是说,没有经历绝望的“他”无法接到审神者的召唤?

——让我去会会你吧。






“主上,我愿意带队前往。”

加州清光站起身,红眸里带着决意。

森翼浅紫色的眸因为震惊而微微睁大,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可下一秒,加州清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主上,请让我带队前往!”






——————————————————




整理着有些皱角的洋服外套,脑中都是森翼私下和自己商谈时的对话内容。

森翼这家伙平时是二了点,但是对起审神者的事务却是一丝不苟。

他仍然记得他一脸严肃的告诉自己,在那个错误的历史段里自己还生存这件事。

准确来说,是以一把胁差的身份生存的。


是呢,毕竟当初的自己是铓子折断呢,然后,就被那个人抛弃了吧。
所以呢,自己是被重锻成胁差了吗?想想觉得有些可笑呢。


站起身后他甩了甩头,企图将脑中的奇怪的想法甩出去。



拿起不远处刀架上的红鞘打刀放到了身侧,然后他向着传送器走去。









番外.End



①:男婶一枚,不要在意我起名废这件事,而且这个男婶和我以后要开的一篇长篇有关。






碎碎念:

我觉得我写不出正文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明天要去学校了,然后大脑就放弃工作了。。。。

最后,因为无法把《再生》最后部分写出来给大家道个歉。

真的很抱歉!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结局是好的(´・ω・`)

不过我猜如果是之前是看过并且看懂了我手绘【渣】剧透图的盆友应该能猜出后面发生了什么吧



让我去学校沉淀两个月然后回来好好爆【搞】字【事】数【情】吧!【你走】

评论(3)
热度(27)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