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再生 13 【终】


这是我最后的挣扎了!…………………

话不多扯,下面进入终章吧…————————



13










为什么会这样呢?

大和守安定在心里问着自己。

或许今天,真的是多灾多难吧。



两把加州清光的打斗看似是永无止境,对方会从哪个地方打过来,自己几乎都可以猜得出来并并迅速地做出防御。

但实际上大和守安定可以看得出来,此时占上风的是打刀加州清光。

胁差加州清光在冲田总司病倒之后几乎没有经历过战斗,最多也就是教训一下上门闹事的浪人,而浪人的身手又怎能和这看起来就经历过不少战斗的打刀加州清光相比。

似乎看出了对方已经体力不支,打刀加州清光冲着胁差用力一劈,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料到自己会来这么一出,手里的胁差被震落在地。

胁差清光握住发麻的右手后退了几步,而打刀加州清光似乎不愿给自己一丝喘气的机会,刀尖依旧直逼自己的脖颈。

“消失吧,历史的异物!”




看着对面与自己相似的红眸里不带一丝的犹豫,打刀直逼自己的要害,胁差清光放弃似的闭上眼。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是冷兵器的碰撞声。

胁差清光睁开眼,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前的浅葱色身影。


“安定………”

两个加州清光几乎是同时叫出这个名字,湛蓝色的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大和守安定握紧刀柄,试图通过手和不平的刀柄擦出的疼痛来控制自己准备崩溃的情绪。



“不,不要伤害他!”

略带哭腔的声音在房中回响,从微微颤抖的刀尖就可以看得出打刀的主人在害怕。

他在害怕什么?

是自己伤害他身后的“异物”,
还是……………


打刀加州清光将本体刀插回红鞘中,后退了几步,确保自己是不在大和守安定本体刀可以刺到的范围内后才缓缓开口:

“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安定。”



大和守安定因为他这句话微微一愣,瞬而又恢复了警戒。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得到回答的打刀加州清光嗤笑出声,房内回响着他的笑声,而这笑声,在大和守安定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不知多久,打刀加州也觉得自己笑累了,这才决定停下来,用手擦去因大笑出现的眼泪,打刀加州清光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做了个深呼吸。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那我就告诉你吧。”








————————————————



“我,加州清光,是河原之子哦,同时也是这条时间线上,真正的冲田总司的爱刀——打刀加州清光。”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指向大和守安定身后的胁差清光,

“而他——是历史的异物,是不应该存在于历史之上的!他的存在会干扰历史,这样是不被允许的!”

“是这样的吧,溯、行、军、桑~”



大和守安定对这样的语气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加州清光和他初见的时候用的语气,像是挑逗小猫咪一样的语气。


转过头看向胁差清光,对方低着头,自己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

“但是,加州清光的历史,就只有因保护冲田总司折于池田屋!”

“不要去企图改变历史,那是……”

“够了!”

熟悉而又夹着怒火的声音敲击着耳膜,打刀加州清光微微一愣,以至于差点忘记躲开自己最熟悉的,那个人的三段突刺。

“什么历史的异物!什么溯行军!什么改变历史!我全都不知道!”

“清光就是清光,他……”

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怎么能允许你伤害他呢!


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大和守安定就已经冲到打刀加州清光的面前,闪着寒光的打刀直逼对方的要害。

打刀加州清光眉头一紧,向后退了几步背就顶上了墙壁,无奈之下便再次拔出本体刀。


和刚才不同的碰撞声,此时的大和守安定整个人都散发着杀气,他的杀气好像可以透过本体刀传递到打刀加州清光身旁,让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即使几百年没见,这家伙的实力也没有退步啊。

加州清光在心里这么感叹着,不过很快他便发现现在并不是感叹的时候。

下意识地看了眼胁差清光,看到对方周身缠绕的黑雾的时候他在心底暗叫不妙。

若不将他抹杀掉,他真正变回溯行军就麻烦了。

“让开,安定。”

他压低声音,红眸对上那双燃着怒火的湛蓝色眸。

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别开眼,但他这一做法却让加州清光找到了空子,等大和守安定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他蓝色的眼只捕捉到了一抹黑影。


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那可能是自己有意识以来跑得最快的一次。

本体刀用力打开刺向胁差清光的打刀,让后他跑到胁差清光身旁抱住对方。

怀中的人低到彻骨的体温让他不禁一惊,若不是知道抱在怀中的是胁差清光,大和守安定可能会觉得自己是抱着一块冰块。


“清光,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

用力抱紧怀中的付丧神,企图将自己的体温传给对方,而对方在听到自己的声音后也慢慢停止颤抖。

“安定……”

胁差清光抬起头,蒙上一层黑雾的红眸看向大和守安定,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地拍打在浅葱色的羽织上。

不满地“啧”了一声,打刀加州清光有些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大和守安定。


果然不论过了多久,自己最大的失策总是大和守安定。

“已经来不及了,安定,快让开!……”

打刀加州清光的声音里带上了不安,漂亮的眉几乎紧成一个“倒八”。

“不!”

打刀加州清光能感受到自己额上跳动的十字路口,一副要气炸了的样子让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

虽然不想承认,但大和守安定确实觉得,和怀中的胁差清光相比,面前的打刀加州清光似乎更接近于自己记忆中的加州清光。

似乎察觉到了大和守安定的一丝动摇,打刀加州清光再次开口:

“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你应该清楚,你这样子会伤害到安定的!”

漂亮的红眸中燃烧着怒火,加州清光觉得自己的胸口上似乎压着一块巨石,左胸口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难道在嫉妒吗?嫉妒,胁差清光拥有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

大和守安定?


湛蓝色的眸因为震惊而睁大,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怀中的胁差挣开了自己的怀抱,走到了打刀加州清光旁边,在月光的挥洒下,大和守安定才看清绕在胁差清光周围的黑雾。


“他说的没错呢,安定。”

胁差清光转过身,布满泪痕的脸扯出了一丝牵强的笑。

“我都想起来了,胁差加州清光……”


“其实是不存在的啊。”

“重锻成胁差,但胁差的付丧神不会这么快拥有人形的。”


“所以,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介入让加州清光获得了再生。” 打刀加州清光缓缓走近,这让大和守安定一惊,他刚想站起身,但右脚的刺痛让他跌回原地,后颈传来的痛感让意识慢慢剥离,大和守安定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是胁差清光带着歉意的笑,胁差嘴巴动了动,他听不到声音,但他可以从嘴型看得出。


——谢谢你,再见了。





——————————————————————



将大和守安定安置好之后,胁差站起身,走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打刀加州清光。

“开始吧。”


胁差和打刀的碰撞声,这是属于两把加州清光的圆舞曲。


突刺,闪躲,谁站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熟悉而又带着狠劲的招式接连不断,胁差清光知道自己是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好几次没有握住手里的本体刀。


再看看对面的打刀加州清光,虽然对方也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但其实他还能看到对方那隐藏在红眸深处的游刃有余。


不知打了多久,两加州清光都呈“大”字躺下了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所以说安定在你来之前老是把我的丸子吃掉?!”


打刀加州清光的声音里带着不满,脸颊鼓成包子一般,一副“啊我好不爽啊”的模样。



“安定后来晚上睡觉老是说梦话,可吵了!”胁差清光趁机抱怨起了大和守安定的不是然后,两人的谈话直接变成了“加州清光的大和守安定抱怨会”。


讨论突然停止,打刀加州清光起身,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隐藏的云中的月亮。


胁差清光笑了笑,也跟着起身。

“到时间了呢,我该走了吧。”

打刀加州清光微微咬了咬下唇,一副纠结的样子让胁差清光不禁笑出声。

“喂喂,又不是你被砍,干嘛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你很啰嗦啊……原来我变成胁差后会变成话唠吗?好讨厌的感觉……”

打刀加州清光一边这么碎碎念着,一边拔出本体刀。

胁差清光无奈地笑笑,红眸弯弯,唇角的痣随着嘴巴跳动:

“谢谢你。”

咔——

当——

随着胁差刀尖折断的那一刻,鲜血从那个穿着浅葱色羽织的红眸付丧神的脖子处喷薄而出。

肉体和地面的碰撞声传来,血液源源不断得涌出来,染红了浅葱色羽织,躺在血泊之中的付丧神冲着他虚弱一笑,然后目光又转向了不远处失去意识的大和守安定身上。

啊啊,那家伙绝对会怪我的吧……

但我,也听不到了啊…………

失去意识的付丧神的眼角渗出一丝晶莹,泪水划过他眼角的痣滴落地面。

真是受不了这家伙啊。

血泊之中的付丧神的身形渐渐淡去,最后散成了点点荧光飘散开来。

本体打刀从手里滑落,加州清光后退几步后跌坐在地,双手捂住脸,有一点没一点的抽泣着。

不,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啊。

谢谢你,替我陪在我最重要的他们的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加州清光才反应过来此时已晚,站起身时麻掉的双脚险些无法支撑起他整个人的重量,使得他差点跌回原地。
跺了跺脚,使麻掉的双腿再次回归大脑的控制,加州清光红眸的视线落在仍是双目紧闭的大和守安定身上。

缓缓走到对方身旁,半蹲下来后,加州清光在他的耳旁轻轻道:

“我们还会见面的,安定。”


——————————————————————



一摇一晃地走出屋子,此时已是黎明,天边泛起了鹅肚白,狭长的红眸微微眯起,他朝四周望了望,试图寻找一同前来的同伴的身影。

一阵眩晕感突如其来,眼前的一切被黑暗所替,加州清光整个人跌倒在地。

“清光!”

堀川国广带着担忧的声音敲击着他的耳膜,他几乎用尽全力抬起头,花了很大的功夫才看清了与自己同来的伙伴的身影。


“真是的,还没好就别逞强嘛!”和泉守兼定略带责备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对方原本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加州清光那并不怎么好的脸色时便住嘴了。


“好了好了,回去吧。”长曾祢虎彻低下身背起加州清光,看了眼堀川国广示意对方记得带上和泉守兼定【那个巨婴】。


“好了,可以回去了哦!”

鲶尾藤四郎站在不远处冲着新选组的刀剑们挥了挥手,身旁的骨喰藤四郎用着传送器刚好打开通道。

“哦!回我们的本丸去吧!”




尾声——







“所以说历史修正主义者是从胁差加州清光开始重锻开始介入的?”

森翼看了一眼加州清光整理出来的报告,一向嘻哈犯二的他难得得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将文件推到一旁,脸上又恢复了平时那二二的笑。


“管他的呢,反正事情解决了!爸爸要开始嗨了啊哈哈哈!”

站在旁边的长谷部表示很担心自家主人的节操。










“一个半小时呢,应该是打刀。”

加州清光转头看向身后的五虎退,羞涩的少年在得到他的答案后眼里先是闪过一丝震惊,其次又是一丝失落。


走上前揉了揉少年软软的毛发,加州清光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没事的啦,毕竟你是初次锻刀啊。”


“是、是!”

羞涩的少年的反应让加州清光有些无奈,他笑了笑,又道:


“反正时间还长,先去做点其他的吧。”




隐隐约约能听到对话声,但睁开眼,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伸出手企图抓住什么,接过又是扑了个空。

——加、加州先生,时间要到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主上那里那记录本。


啊,好熟悉的声音呢,难道是那个家伙吗?

不,应该不是的吧,毕竟他……

大和守安定能感觉到周身的空气开始流动,黑暗中露出了一个白点,那个点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要将他吞噬。


习惯了黑暗的双眼在接触到阳光时下意识紧闭,花了一点时间让眼睛适应光亮后,大和守安定才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

貌似是一座锻刀房?

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的脸上带上了震惊,对方的嘴微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和守安定苦笑,难道是他太可怕了。




不急不慢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加州清光推开门便看到了一脸震惊的五虎退和一脸无措的大和守安定。

嘴角微微上提,加州清光不知在册子上写了什么,让后家里。将册子递给了五虎退。

“麻烦你带去给主上。”



“好、好的!”
五虎退接过册子,让后迅速的跑开了。










“好久不见啊,安定。”

直至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大和守安定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

他想向加州清光走去,但几百年没有行走的他忘记了自己身体的“不给力”,整个人跌倒在加州清光身上。






“清…光?…”

“是我。”



加州清光有些无奈地为倒在自己身上的人擦去眼泪。

“真是的,别哭啊,眼泪都打到我脸上了。”

熟悉的声音敲击着耳膜,压抑了几百年的情感此时决堤了。



“清…清光!呜哇哇哇哇!”

“你这个大笨蛋清光!”

“谁允许你先走的!你不知道,冲田君他!他………”

“我知道。”

加州清光起身,将大和守安定抱入怀中,微微收紧了手臂,想要告诉对方,

我在这里。


嗒嗒嗒的奔跑声由远及近,之后锻刀房的门被有些粗暴地拉开。



“安定终于来了是吗?!”

森翼在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时脸上的笑便凝固了起来,他如同一个娇羞的女孩一样捂住脸跑开了,隐隐约约能听到他那句“对不起打扰了”
以及长谷部无奈的责备声。


森翼跑远之后两个家伙仍然愣在原地,最先反应过来的大和守安定带着一脸复杂地问了句:

“这家伙是我们现在的主人?”


看到加州清光点头的瞬间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些崩溃。








拉着大和守安定熟悉了一下本丸,最后拉着对方跑到了已经花开的樱花
树下。

满天的樱花随着风舞动着。

在樱花的海洋之中,大和守安定听到自己思念已久的人对自己这么说:


“欢迎你,安定。还有,”



“我喜欢你。”



大和守安定嘴角微提,直接上前握住对方的手,在对方的唇上轻点一吻。




“好巧,我也是。”



————————————End————————————



最后的碎碎念:


呼~终于填坑完毕了呢~
感觉结尾有些奇怪呢…………





《再生》的脑洞来源于自习课上在草稿本里的乱涂乱画。那时脑里突然想起来笑面青江是由大太刀磨成的大胁差,鲶尾骨喰的原形也是薙刀,而身为冲田组重度痴汉+超级清光痴汉的我,即使在草稿本上也写了不少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然后,脑洞就这么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清光折断后因被认为不可修复然后销毁,但是,将打刀加州清光磨成胁差好像也可以的,吧……【心虚】

好吧我对日本刀不是很了解就不瞎BB了。



写整篇文章下来感觉挺对不起安定的,本来就是一个苦孩子了,在这篇文里差点就是亲眼看着清光离开。其实最初设定是让安定看着胁差清光离开的,但后面还是改掉了,虽然没啥区别…………


文章卡文的时候我就喜欢去听安定的近侍曲,安定的近侍曲透露了坚强,让人感触良深呢。
码字过程中就爱听刀音1的谢幕曲《君之诗》,没有理由的爱听嗯哼。



总之,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和评论!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By.洛曈

评论(1)
热度(67)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