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冲田组中心】以花之名【记梗】

一个大写的记梗文。

cp啥的自己体会。

さぁ, はじめましゅう.

序:



夹着淡淡的樱花的香味,春天的风总带着几丝慵懒。坐在本丸的廊下,看着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在院中玩耍。
感觉自己再拿一杯茶就差不多和本丸里那两个日常喝茶的家伙一样了。


身为这个本丸最先到达Lv99的第一部队的队长兼本丸初始刀,加州清光很久之前就闲了下来,用审神者他们世界的话来说,应该是叫“咸鱼”吧,还真是不可爱的称呼呢。


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忽然喧闹起来,仔细想想差不多到了远征部队回来的时间,不知道出去远征的一期一振又给他们带了什么回来。

习惯性地想向身后说些什么,转头却发现了身后想要吓自己的鹤丸国永。

白衣青年模样的男子一副被抓包的模样愣在原地,之后挠了挠后脑勺冲他尴尬一笑。


撇了撇嘴,加州清光将脑袋抵上廊柱,决定不再理会这个老顽童。

想吓人反倒被发现的鹤丸国永见对方不理会自己,径直坐到了他身旁。

“怎么?还没好吗?队~长~”


鹤丸国永和他同属于最先达到99级的第一部队的成员,练度早就是max的鹤丸国永除了偶尔的内番和出阵之外几乎没事可干。【喂喂喂,为啥他不用去远征啊?】所以这个老顽童爱吓人的本性也被释放出来了。


听了他的话,加州清光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最近他碰到的每个人在和他说话之前都是问他好了吗,身体怎样。虽然他都笑着回答没事,但实际上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他也不知道。

多亏了这个不知名的身体问题,他最近什么都不用干,整把刀感觉都要钝了。

“其实我也很好奇我好了没有。”

良久,加州清光才懒懒地来了那么一句,不过这句话却让鹤丸国永一惊。

“哈?不要逗我啊……”

加州清光翻了个白眼后起身,他确实是不知道啊,怎么每个人都要问啊。

不过他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Ⅰ.原主




幕一:



来到这京城已经有些时日了,浪士组的任务并不多,所以这屯所里的人倒也是闲得自在。

但唯独,不见那个人。

“啊~好无聊啊!”

躺在树叶茂密的樱花树上,加州清光蹬了蹬腿,一双红眸望向院子里不知在寻找着什么。


转角处传来青年和同伴的的谈笑声,红眸里霎时间覆上了兴奋的光芒。

“总司!”
小手冲着对方奋力地挥着,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

察觉到树上的动静,冲田总司转头一看便对上了自家刀剑付丧神那双带着笑意的红眸。

和身旁的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不知说了什么,然后他走到了树下,张开双臂,付丧神见状,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清光,你不知道长曾祢君一直在找你吗?你又翘到训练了哦?”

付丧神不满地嘟了嘟嘴,小脸微微鼓起表示不满。

“长曾祢大哥太无聊了啦!总是训练训练的………”


红眸转了转,不知是有什么小心思,之后怀中的小家伙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打断了。

“喂总司,走了哦。”

冲田总司冲身后的两人点了点头,然后放下了怀中的加州清光,“我先出去一下,有事情回来再说。”
“好~”

纵是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但加州清光也只能作罢,没能说出口的话也硬生生地被咽了回去。

啊啊——我也想要一个玩伴啊,总司。


整天看着堀川国广围着和泉守兼定转来转去,十句话里有八句不离“兼先生”,长曾祢虎彻除了和自己手合训练外也不会再和自己弄其他,原本在江户还可以和道场里的小孩们玩一玩的,到了这京城,认识的人也没几个,自然不知道去和谁玩闹。

撇了撇嘴,加州清光再次爬到树上去,继续打盹。




幕二:


“安定~有人来看你了~”


加州清光懒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纸门拉开之后却没有看到他身影,反而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森小姐?”

女子一手挎着一个竹篮,另一只手冲他打了个招呼。

“呀,好久不见啊,大和守君。”

待到两人坐好之后也迟迟不见加州清光的身影,森伊织不禁苦笑。

“加州君还是这么讨厌我啊……”

“才不是呢!”

大和守安定打断她,小脸因为激动的情绪而微微泛红,“那是他太不识趣了,森小姐不必自责的。”

听了小家伙有些笨拙的安慰,森伊织不禁笑出声,一边从篮子里拿出一小碟点心,一边回答他:

“我知道了,谢谢你啦大和守君。对了,来尝尝这个吧。”

顺着森伊织的手看去便看到了一小碟淡黄色的点心,用手拿起一小块放入嘴中,熟悉的味道便在舌尖蔓延开来。

“哇,是金平糖的味道诶!森小姐你好厉害啊!”

“你喜欢就好。”


幕三:


“谁告诉你我会折断在池田屋的?”

“森小姐说的,她说的话最近都灵验了!”

加州清光猩红色的眸覆上一丝嘲讽,嘴角微微上扬。

“我才不信那女人的话。”











Ⅱ.本丸



幕一:


“加州先生,要去赏樱吗?”

因为笑容而微微弯起的红水晶一般的双眸,今剑的脸上带着几分的期待。


“嗯,去吧。”

起身的瞬间加州清光下意识地想向身后吐槽某个人,但转过身却没有看到一个人。

又是这种感觉。

“加州先生?”

早就跑开的今剑站在岩融的肩上冲他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快点过来

无奈地耸了耸肩,加州清光觉得现在还是不要想那么多比较好。

万叶樱今年开得莫名的晚,不过本丸里的众人也没有理会那么多,毕竟那是一棵神奇的樱树啊。

刚刚的众人玩起了蒙眼捉人游戏,原本没什么心情的加州清光硬是被粟田口家的那群孩子拉去了。

虽然有些无奈,但他也没表示出来,反正玩到一半他就开溜了。

躺在万叶樱大大的树杈上,周围的一些树干上还挂着之前众人一起写的愿望条。
如果他没有记错,那时候写得最多的应该是粟田口家的短刀们想要见到一期一振的愿望,现在一期一振也来到本丸了呢,愿望实现了呢。

视线随意飘来飘去,最后定格在了一张被折过的愿望条上,还好它离自己也比较近,加州清光一伸手就拿到了。

纸上有明显的折痕,但纸上的内容的每一个字都在敲击着他的心灵。


——沖田君は僕が守る

不像是自己的字,而且自己也没有印象写过这样的愿望,堀川他们那时候也还没有来到本丸,而且也不会是他们写的。

是谁的恶作剧吗?

还是,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之物?


幕二:



周围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暗,很像他还没有来到本丸时所待的地方。

视线飘向不远处跪坐在地上的家伙身上,走近便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喂……”

刚想说些什么便对上了对方那带有敌意的红眸。

加州清光检查了一下高速枪戳出来的伤,确定没啥大碍之后才起身。





不知为何,莫名地面前这个一脸无害的家伙不爽。
虽然他穿着新选组的羽织,但在加州清光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付丧神。

两人就这么无言对视着,气氛有些尴尬。

“呃,那个………”

“现在应该考虑怎么从这个鬼地方离开吧。”

加州清光踉跄起身,其间不小心扯到了身侧的伤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大和守安定眉头下意识一皱,他走上前把对方按回原地,然后为对方检查伤口。
整个过程那么利落流畅让加州清光竟忘记反抗。


对方小心翼翼地扯开已经被戳烂的马甲,枪伤便暴露在空气中,狰狞的伤口让他的心不禁抽痛了一番。

——你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

脑袋中闪过了这么一句话,但大和守安定却想不起来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简单地为对方做了止血工作,但他知道这样的伤需要尽快手入才行。


整个过程都无言的加州清光红眸一直紧盯着大和守安定。

很奇怪,明明是没有见过的家伙,但这家伙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自己居然一点反抗都没有,不,甚至都没有那个想法,真是太奇怪了。



幕三:


“这是由于无数条时间线上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执念的作用的结果。”

“所以才会有我们的诞生。”




幕四:

“你可不可以不要闹了!”

向来好脾气的森翼拍桌而起,手边的文件也散落了一地。
在场的众刀剑男子都没有见过自家审神者这么生气的样子。

一旁的森伊织握紧衣袖,毫不示弱地抬头,逼近自家兄长。

“什么叫做我不要闹了!兄长你根本就不能体会我的感受!”

森翼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眸里的怒气几乎要溢出来,事已至此,也不可能再任由她胡闹下去。


“你亲手葬送了你的本丸管理的时间线上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现在又想来这里胡闹吗?”

“什么?”

森伊织在听到他的话的时候一愣,葬送,什么葬送?

“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她后退几步,跌倒在地,眼里渐渐覆上一层水汽,紧接着,豆大的泪滴打在榻榻米上。

森翼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走近将她抱入怀中,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谁叫他他向来对自家妹子的眼泪没办法呢。



见状的各位刀剑男子在一期一振的眼神示意下悄悄离开了审神者的房间。




等她冷静下来后,森翼才有些委屈地开口。
“所以你是早就知道了?”

“嗯。”






幕五:

————欢迎回来,大和守安定。

————嗯,我回来了,加州清光。













碎碎念:





这就是我在《再生》的番外里提到的长篇【应该?】

用的是《命运石之门》的时间线梗,反正应该是很乱就是了,希望我自己不会写晕……………




啥,你说看不懂?看不懂就对了,毕竟这是一个大——————大套路呢!


开更时间定在我高三毕业后【弱弱说一句我现在是高二dog】






最后,谢谢愿意点进来并且看到这里的你。





洛曈



2017.04.23

评论(2)
热度(31)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