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olivia

I can't see shape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ee shape of my heart.



高三不常在
拖延症晚期患者
冲田组痴汉一个。
安清/后物/青迪/优米/土方组/鹤一期
主吃安清。
不接受逆cp。

【60粉点文.清安】陪伴

@被冲田组秀恩爱的婶婶 大天使的清安ww

原谅我拖了辣么久……写出来的清安也有些不明显,望大天使喜欢………

OK请向下↓








00



听家里的保姆说,他有新邻居了。

刚放学回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只是撇了撇嘴然后就上楼了。

年轻的保姆似乎已经对他这不冷不热的态度习以为常,在这之后不过无奈笑笑就没有了。

倒是在他吃完饭后这家人自己上门拜访了。

“你好,我们是刚搬来的大和守一家,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请多指教。”

他并不擅长应付这些,所以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年轻的保姆在应答对方。

不过他倒是被那对夫妻身后的小身影吸引住了目光。

那个小身影总有一双比大海还要漂亮的蓝色双眼。

这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第一次见面。




01



翘到上午最后一节课是加州清光的习惯。

因为家里人的要求,他早就已经学完了初中的内容了,可惜学校不允许他跳级,理由是,你年纪太小了。

对于现在的小五课程,他表示毫无压力,因为老师眼里成绩就是一切,对于他这种成绩好的学生也是理所当然的放松管理。

刚刚转进这所学校并且刚成为加州清光的同桌的大和守安定并不知道他的这一习惯。

科任老师像是没有发现加州清光的缺席,身为好学生的大和守安定坐不住了。

“老师,加州清光不在教室里。”

正在讲课的老师干咳了一声后才缓缓答道:“我知道,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坐下吧。”

老师的漠不关心的态度引起了大和守安定的不满,但良好的家教并没有让他当众追问下去。





上午放学的铃声响起的瞬间,教室就空了一大半,而大和守安定的身旁还围了几个女生。


“大和守君不知道加州君的习惯吧,所以刚才才那样问吧。”

女生的脸上露出了几丝无奈的笑容,见大和守安定还是一脸的不理解便又再说了下去:“加州君成绩好所以老师们对他是放松管理哦。”

刚说完这句话的女生们原本还想再说什么却如同见到了瘟神一样纷纷散开来。

“啰嗦。”加州清光走回座位坐下,然后从抽屉下拿出了一个便当盒,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大和守安定。

“你不用吃午饭吗?”

被他这么一说大和守安定的肚子便开始抗议了,他也从桌下拿出了一个便当盒,湛蓝色的眼里染上了期待的光芒。

“我能和你一起吃午饭吗?加州君?”

“随便你。”


02




“哈哈哈哈哈哈,清光你快看,和泉守这张照片好逗啊!”

加州清光微微皱眉着看向坐在不远处书桌前的大和守安定,他突然想不起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了。

“清光?”

待他回过神来时看到的是大和守安定放大的面孔,他愣了愣,然后抬手给了对方一个爆栗。

“啊疼疼疼!你干什么啊!”

加州清光卷起手里的辅导书,带着“善意”的笑容站了起来,缓缓走近大和守安定。

“不知道是谁叫我过来帮他补习,然后他又自己跑去看照片了呢。”

随着加州清光步步逼近大和守安定只能一步步后退,很快他就无路可逃了。

“清光,冷静,冷静……”
直接跌坐在自己床上的大和守安定的额上冷汗直冒,加州清光手里的用辅导书卷成的棍子看着就知道打人肯定很疼。

走到他面前的加州清光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你再这样下去的话连那个学校的最低分数线都达不到。”

没错,他要和加州清光考同一个高中。

加州清光成绩好,肯定是要考重点高中,他成绩一般,要是想和加州清光考同一个学校的话只能让对方帮自己补课。

大和守安定微微握紧了拳头,一把抢过加州清光手里的辅导书,不满地嘟起了嘴然后坐到了书桌前开始和习题奋斗。

不知为何,加州清光看着这样的大和守安定莫名地想笑。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他的嘴角自己扬起了一丝肉眼可见的弧度。






03







大和守安定接到消息的时候,葬礼已经结束了。

当他从学校赶回来的时候,漫进湛蓝色双瞳的只有属于悼念死者的黑色。

他在偌大的别墅里奔跑着,企图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当他找到加州清光时,对方坐在池塘边,手里的小石子时不时朝池塘里扔去。

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刚想什么但池塘边的人却起身准备离开。

“清光!”

被叫住的人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缓缓走远。

大和守安定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加州清光。





红玉般的双眸失去的往日的光彩,这双眸子的主人如同在一夕之间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一般,仿佛现在的那个家伙,只是一个行走的空壳。

加州清光经历过什么大和守安定都是知道的,无论是父母的不闻不问,亦或是兄弟姐妹的冷嘲热讽,他都是一笑而过,有时甚至也可以把对方堵得哑口无言。


冲田总司于大和守安定而言是一个十分温柔可靠的前辈,因为家境的缘故,大和守安定见过的虚伪的嘴脸不在少数,而冲田总司不同,至少大和守安定觉得,这个人给了他一种如同兄长的保护一般的安全感。
如果说大和守安定颠覆了加州清光的生活,那么,





冲田总司是加州清光生命里的一道光。




在大和守安定成为加州清光的邻居之前,加州清光是属于一个朋友都没有的那一种人。



由于父亲的缘故,加州清光从小就开始学习剑道,冲田总司是他所在的的道场的前辈。

冲田总司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剑道而生,那时的他不过是一个初中生,但拿下的剑道的奖项不在少数。

加州清光本身对新事物接受得快,剑道的练习也很快进入正轨。

渐渐的,人们发现,加州清光的剑道风格和冲田总司有些相似,出手快,准,狠。

直到大和守安定的出现,人们又发现,大和守安定的风格也和冲田总司的风格相似。

众人内心OS:exm???

或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缘故,这三人曾经可以用形影不离来形容,直到后来冲田总司考到了外地的大学。


冲田总司考到的是一所外地的名牌大学,所以加州清光也立志要考到那所学校,而高中之后成绩也渐渐的有所提高的大和守安定亦然。


然而,在他们高中生活刚开始时发生的变故让他们有些措不及防。


不知为何,大和守安定觉得第二天还能在教室里看到加州清光是一个奇迹。




“早。”
“嗯。”对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回以一个简单的音节。


“别乱想了,我没事的。”

他刚坐下,熟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他转过头时,那双红眸已经看向了窗外。
真的没事吗?




两人之后的时间作息仿佛是约好了一样,完美地错开了所有能和对方见面的时间点。

将练习用的竹剑收好,大和守安定和社团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今天,也还是没有碰到啊。

懒懒地走着,抬头看了眼天边的夕阳,不知不觉响起了某个家伙,不服输似的他又转头冲回学校里。

“加州清光!”


教室的门被粗暴地推开,刚拿起书包准备离开的加州清光愣在原地,皱紧了眉头,红眸直至盯着前门气喘吁吁的大和守安定。

“哦你回来得刚刚好,把今天的国文笔记拿走吧,我知道你今天国文课上走神了………”

“你给我等一下!”

大和守安定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走到他面前,湛蓝色的眼直直对上那双闪躲的红眸。



“你为什么最近在躲着我?”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孩子般嘟起了嘴,一脸的“你不理我我不开心了哼唧”。

虽然这个模样的大和守安定他看过很多次,但他还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他这一笑,又更加引起了大和守安定的不满。

“不要笑了!”

“哈哈哈……等我冷静一下哈哈……”




待加州清光停下来的时候大和守安定还是用着“我在看智障”的表情看向他。

他抬手擦去因为大笑而停留在眼角的眼泪,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喂喂大哥,该叹气的是我吧。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躲着我了吧。”

加州清光挑眉,将拿起的包放回原位,转身背向大和守安定。

“我决定了,安定。”

“我要跳级。”






——————————————

04










大和守安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跑开,明明他是来找加州清光的不是吗?
那为什么他要逃?

停下脚步时他发现自己早已跑出校园,望了望四周,才发现,周围貌似有些熟悉。

“那么我们先回去了。”

有活力而熟悉的少年音从身后传来,大和守安定默默咽了一口唾沫,这不会这么巧吧………

“啊!是安定!”
和泉守兼定说着拉着身后还在和人打招呼的堀川国广跑上前,少年因他这一举动险些跌倒在地。

待对方停下来后,堀川国广有些无奈地整理被拉乱的衣襟,一抬头便看到了愣住的大和守安定。


“哦呀?安定?”

“好,好巧啊……”

“一点都不巧!”
和泉守兼定双手叉腰,脸鼓得和包子一样,眼中是满满的不满。

“好久没有看到你和清光了,说起来,清光呢?”

和泉守兼定说罢朝他身后探了探,似乎这样做他就能找到加州清光一样。

“兼、先、生!”堀川国广颇为无奈地拉回犯二的和泉守兼定,并给了对方一个眼神警告。

和泉守兼定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并露出了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而大和守安定翻了个大白眼算是勉强接受了他这个笑容。

“啊啊,先说正事,安定,我们最近都碰不到清光,你要是看见他的话可不可以……”

“不行!”




突然被打断的堀川国广愣住了,浅葱色的眼微微睁大,连带着身后的和泉守兼定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大和守安定向两人鞠了一躬后便跑开了。

“什么嘛…要那么激动吗……”
和泉守兼定鼓起双颊不满抱怨道,而堀川国广只是无奈叹了口气,之后拉了拉身后的【巨婴】家伙示意要回家了。



好友竟如此淡定,和泉守兼定又增添了几丝不爽,似是察觉到了,堀川国广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啦好啦,兼先生,不要气了,我们去吃点好吃的吧。”










05







大和守安定有些后悔答应和剑道部的人一起来海边合宿了。



这次合宿的费用被鹤丸国永这个大土豪包了,本着坑死鹤丸的原则在大和守安定拿到房间的分配名单时看到自己的名字和加州清光被放在同一栏后全都扔掉了。

鹤丸国永是可以看得出两人最近的关系是比较僵的。所以,大和守安定知道他是故意的。

抬起头打算给对方扔去眼刀时却发现对方对着自己抛了个媚眼并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去你md鹤丸国永下回你看我不打趴你!

而加州清光看到名单时则淡定了不少,他对大和守安定说了句“你要有心理准备”之后便没有再说其他了。

虽然当时大和守安定还不太理解他的意思,但他在到达合宿的酒店后看到加州清光身后的大箱子时便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


“呼——累死了!”

加州清光一头倒在柔软的床上,而大和守安定则帮忙把他的大箱子放在他的床旁。

“鹤丸他们说半个小时后去沙滩那里集合,你动作快点。”
大和守安定说完这句话后便逃命般地离开了房间,留下了有些愣神的加州清光。


什么嘛,我又不吃了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加州清光坐起身,有些嫌弃地看了眼床旁的箱子。

只有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加州清光才会嫌弃自己东西多。






————————





“安定?清光呢?”

看到大和守安定独自一人从酒店里出来却没见加州清光,鹤丸国永觉得有些稀奇。

“他一会就来。”

待到姗姗来迟的加州清光坐好之后,鹤丸国永便开始向众人交代一些事项后便开始各玩各的了。



鹤丸国永拉上一期一振邀了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去坐游艇,但加州清光因为怕水选择留在岸上。


“你回来的时候叫我就好了。”

加州清光说罢便走向不远处的已经搭好的遮阳伞下开始睡觉,无视了身后大和守安定那有些微妙的表情。





06





游艇上,看出了大和守安定烦心事的一期一振拍掉了放在自己肩上的不安分的爪子,径直坐到不远处大和守安定的身旁。


“有烦心事吗?”

湛蓝色的眼因为轻微的震惊而闪了闪,大和守安定那将头偏向另一边。

“关于加州君?”
“……”
“你不说我就默认了哦?”

“一期你够了哦!”

大和守安定几乎是弹了起来,十分无奈地看向一期一振,这个看起来一脸温和的人内心到底多腹黑实际上没有多少人知道。

“我就知道。”
一期一振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他招手示意大和守安定坐回来,然后又开口问道:


“能不能说说看呢,你的心事?”

大和守安定微微咬住下唇,一番内心挣扎过后还是决定说出口。



一期一振在听他说完那天的事情和一些个人小抱怨之后便得出结论:

“大和守君,你喜欢上加州君了。”

“诶?”

“所以趁他还没有走之前,赶紧去告白吧!”



鹤丸国永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突然插了那么一句让两人都吓了一跳。

一期一振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了眼鹤丸国永,以后将对方拉到一旁并给予一个警告的眼神。

——再闹今晚就不让你进房间。



无形中又被两人秀了一脸的大和守安定捂着脸想要离开,到却被一期一振拉住了。
“不用理会那个家伙,我们继续聊吧。”



不得不说,一期一振可能因为家庭原因,他说的话让大和守安定觉得很有可信度。

于是乎,他决定了。

“回去我就要和清光说清楚!”


看着做好觉悟的大和守安定,一期一振十分满意地笑了,感觉好像自己的弟弟长大了,虽然对方只是他的后辈。


天气突然转阴,原本平静的海面也开始泛起波澜,让人有些心慌。


“看来准备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等到他们回到岸边的时候沙滩上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大和守安定向四周望了望并没有发现加州清光。




脚踝处除了海水的冲刷之外似乎还有什么条形物体,他低头一看发现是一条发带,等他捡起来一看,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去。




“你知道吗,今天有人溺水了诶。”

“诶?那人救回来了吗?”

“不知道啊,我是听别人讲的。”






走过的女生正在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而鹤丸国永发现大和守安定落后了一些,鹤丸国永转过身提醒他快些走,便看到了对方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喂,安定,快走了,要下雨了。”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而是低声在说着什么,鹤丸国永走近一听,便听到了:

“清光……清光的……”

下一秒,大和守安定便朝着大海跑去。
鹤丸国永见状赶紧把他拉了回来。

“你疯了吗?!!”

“放手!鹤丸,清光他!……”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那是清光的啊!说不定他已经回到酒店了!”

大和守安定用力甩开鹤丸国永,向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在海水中。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上面写的きよ就是我写的!这是我当初和他去逛庙会的时候买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啊………清光……清光他怕水啊,他以前……可是差点死在水里啊………”

在鹤丸国永发愣的空隙,大和守安定已经冲到了远处。





07

加州清光有些困扰地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



自己原本只是想出来买点小东西送给大和守安定那个傲娇的家伙,不过他居然忘记了自己的路痴属性,先不说找不到回去的路,而且这雨也来得措不及防,出来时身上带的钱在买完礼物后已经花得差不多了,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再去买伞了。而且今天出来的时候还不小心把发带弄不见了,湿湿的头发黏在颈部真不好受。



拿出手机,发现手机里竟有十几个未接来电。

可能是之前自己为了不让别人打扰自己而调成静音,不过忘记调回来了吧。

点开未接来电一看,几乎全都是来自鹤丸国永。

有些震惊地回拨回去,没想到开头便听到了鹤丸国永略带哭腔的声音。

“我的天啊,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啊清光!”

exm??

加州清光沉默了一阵,才回答道:“你希望我死掉?”

“不不不,怎么会呢,话说你现在在哪,快点回来啊!”

听到这里加州清光又沉默了。

“这里,好像是酒店不远处的饰品店,不过,我不认识路……”

去nmd好像!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被他气得驾鹤西去了,看出了他不悦的一期一振一把拿过他的电话。

“加州君,保持电话联络,我去接你。”







“啊嚏!——”

在经历了海水和雨水的双重洗礼后大和守安定不可避免地发起高烧,整个人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脑里全部是“清光清光清光”。

在第N+1次被堀川国广按回床上之后他放弃挣扎,整个人摊在床上,嘴里依旧念叨着加州清光。

诶哟你烦不烦啊都和你说了清光没事他只是迷路了而已啊!

堀川国广忍不住在内心os,但看到大和守安定一副可怜样后又于心不忍。

身后被人拍了拍,转身看到和泉守兼定身后站着可以说是狼狈的加州清光。

堀川国广起身,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之后便拉着和泉守兼定离开了。




略微冰凉的手覆上滚烫的额头时大和守安定惊得睁开双眼,便对上了带着担心意味的红眸。

“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熟悉的声音敲击着耳膜,大和守安定的眼中覆上一层水汽,紧接着他起身抱住加州清光。



“呜哇哇哇!清光!我以为你掉海里了!”

有些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背,加州清光柔声安慰:“没事了,我现在很好呢。”

不过大和守安定像是没听到,继续抱着他大哭。

不知多久之后,大和守安定似是哭累了,哭声也弱了下来。


“冷静下来了?”

大和守安定乖巧点头,然后乖乖躺回被窝里。

房间里有气氛瞬间凝固下来,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想要说着什么却被加州清光抢先一步。


“安定,看这个,可爱吗?”

湛蓝色的贝壳串成的手链,颜色像极了大和守安定的眼睛的颜色。


在大和守安定愣神的时间里加州清光已经把手链戴到了他手上。

他抬起手,看了看手链,之后便下定决心般开口道:

“清光,你什么时候走?”

“走?去哪?”

加州清光一头雾水,他有说过自己要去哪里吗?


“就是跳级啦!”

小脸覆上一层粉红,大和守安定将脸偏到另一边,不敢看向加州清光。

看着他这一系列可爱的反应加州清光便了然了。

他起身坐到大和守安定的床边,嘴角微微上扬。

“不去了。”

“诶?”

“这就是原因。”








双手将偏向一边的脸有些傻了。强硬的掰回来,然后一口咬向那因震惊而微微张开的唇。




【——由于不会写车,所以嘿嘿嘿的部分自行脑补——………】


后记:



第二天早上众人从早餐时段便开始持续进食由清安二人发出的狗粮,然后合宿负责人鹤丸国永那叫一个气啊。


你俩就不能像我和一期一样坦率点吗!

于是乎合宿结束时间被向后推了几天。



关于清光跳级:




后来安定问起,清光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地道:

“那是因为我和鹤丸打赌输了,所以就接受惩罚咯。”






之后众人便看到剑道部二年级的骨干成员大和守安定拿着竹木刀满校园追杀剑道部三年级副部长鹤丸国永,嘴上一直在喊着“鹤丸国永你站住我不打死你!”








————强行End

评论(4)
热度(45)

© Aki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